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读看看 > 武侠修真 > 一人得道 > 第九十九章 黑白
一人得道

《一人得道》

下载本书添加书签

第九十九章 黑白

  陈错拱手回礼,问道“还未请教两位大名。”

  黑发老者笑道“吾名盛,来到这里的人,都称吾为盛老。”

  边上那个白发老人道“吾名衰,你可以称吾为衰老。”

  这名字可不太吉利。

  陈错心中想着,随后就道“两位长者该是知道我此行目的,虽说方才一番经历,收获不浅,但终究是附带,本心还是要观看修行典籍的,还望行个方便。”

  盛老闻言笑道“莫急,该是你的,总归少不了,到是有些话想要先问你。”

  陈错自然不会拒绝。

  盛老就问“刚才你推门而入,过门户却半点书香都不沾,跟着直面历史长河,不仅没有沉溺过往,反而果断的斩开往昔,是如何做到的?”

  陈错也不隐瞒,就道“在来之前,领悟了一点神通精义,才能这般顺畅。”

  “果然是神通!”盛老并不意外,笑道“也该是神通,否则以你的境界,就是天赋再高,也难有这般作为,可话又说回来,能衍生出这等神通,也足见你的道心和道基非同一般,只是什么神通,连历史沉淀都能斩断?”

  陈错笑而不语。

  “神通乃是修士根底,无需刨根问底,”衰老看着陈错,道,“君侯的神通位格不低,你初来东观之时,神通还未衍生出来,现在竟已运用自如,这般天赋,就是在漫长历史中也不多见。”

  陈错心中一动,定睛再看二人,入目的只是模模糊糊的一片,心中猜测越发清晰。

  衰老有所察觉,却不说破,只是道“神通衍生本是个人之事,但君侯在长河边上演化兴衰,将智慧化虚为实,将那破灭之念退去,此举非同小可,其实福祸难料……”说话间,祂深深看了陈错一眼,视线最后落到了陈错怀中。

  那里,放着小葫芦和五铢钱。

  陈错神色坦然,笑道“祂既然出手,我总不能束手就擒,只是境界差距不小,只能投机取巧,让两位见笑了。”

  衰老叹息一声,道“君侯有智慧,道心坚若磐石,老夫是佩服的,但以慧剑演化王朝轮回,虽是大智慧,但说不定反会助涨魔念,毕竟这多数的智慧,该被珍重收藏,不可轻示于人,你先前所见身影,可谓乱世之源,为几百年破碎乱世、无数悲惨之念聚集而成,狂乱而暴虐,一旦降世,就是浩劫。”

  “两位自是比我了解局面,我以慧剑与之论道,也接触了对方的些许意志,所以略有感悟,”陈错也不避讳,“听两位的意思,祂该是被镇住了,但既是承载国破混乱之念而生,是否已有自我之念?”

  说话之时,他想到了那头恶鬼。

  恶鬼自香火人念中衍生出来,因无人收摄,有了自我本念,反过来要去篡夺陈错的主人位置,要反客为主。

  而之前他用慧剑于模糊身影中演王朝轮回,也接触了些许意志,心有感悟。

  盛老似笑非笑,道“那道破灭之念,已经算是独立意志,但祂到底是跨越了漫长岁月、网罗了南北之念方才成型,所以意念驳杂、混乱晦涩,几乎只有一点本能,还不算有自我本念。”

  衰老则道“吾等说祂不得梳理,正是这个道理,衰亡其实也是时代大潮,终是挡不住的,最多只是拖延,想要约束……”祂摇了摇头,“难!”

  陈错想起前世所见所闻,加上琉璃慧剑的反馈,怀中五铢钱微微震颤,那心中道人心有所感,更有王朝紫气融入其中,登时福至心灵,隐约间,居然窥破了一点奥秘。

  思虑片刻,他道“既然难以消灭,那就难免长存,祂既是吸纳众念而成,一味放任,日日压制,说不定适得其反,倒不如试着梳理、引领,即便不能炼化,总归能加以约束……”

  顿了顿,陈错才道“祂到底真是破灭之念,亦或是旁人将祂视为破灭之念?”

  黑白二老一怔,眼中都闪过思索之色,更是流露出一点追忆之意,但继而神色一变。

  轰隆!

  陈错话音落下,整个楼层忽的就震颤起来,那地板之中,一道一道的雾气蔓延出来。

  “君侯之言,令破灭之念有了一点感应。”

  盛老一边说着,一边与衰老催动神光。

  顿时,两者身后浮现诸多景象,王朝轮回的气息落下,笼罩了整个屋层,重新将诸多雾气压了下去。

  陈错看着眼前这一幕,正在感悟,怀中的五铢钱再次震颤起来。

  他那心中的道人也是灵光摇晃,体内一点紫气流转起来,显化一些景象,但旋即心脏跳动之下,一点火光流转,便将那紫气压下去了。

  心中一动,陈错朝着脚下看去一眼,眉头微皱。

  地上的异样,已经被重新镇住。

  黑白二老重新睁开眼睛,看向陈错,表情有几分复杂。

  忽然,盛老道“若真如君侯所言,破灭之念内里混乱、矛盾,能如香火之精一般被约束、教化,可祂到底被镇了几百年,已经恨意深植,想要纾解,不是那般容易的,毕竟香火之念有主,方能约束,这破灭之念却是无主的,非大毅力、大机缘、大智慧不可成!”

  衰老沉思片刻,也道“破灭终难阻挡,但乱世末时也见英雄,君侯还未真个成道,已与那破灭之念照面,或许便是征兆,将来,未尝没有拯救苍生的机会。”

  陈错摇了摇头,道“我可没有这般宏愿,但真到了那个时候,无人可以独善其身,自该尽自己一份力。”

  “这些都是后话,哪需要计较许多?”盛老说着,话锋一转,结束了话题,“君侯这会倒不急着去寻修行典籍了。”

  陈错笑道“典籍易看,与二位长者交谈的机会,可未必能有几次。”

  盛老闻言,抚须笑道“听君侯之话,莫非是看出吾等跟脚了?”

  陈错点点头,道“有些猜测。”

  “以你的天赋,肯定是猜的差不多了,那也没必要卖关子。”

  衰老说着,一挥手,周围景象顿时变化,原本空荡荡的屋中,光影扭曲、变化,逐渐显化出一座座书架,上面摆满了书册、玉简,将两人围了起来。

  “吾等本是班孟坚手中一对黑白子,受史家文章蕴养,得一点精魄,方才显露真意,于书阁之中得兴衰之意,受六百年人念寄托,受万民敕令,为神!”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