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读看看 > 玄幻奇幻 > 异界先遣队 > 第一百九十一章:坠入湖底
异界先遣队

《异界先遣队》

下载本书添加书签

第一百九十一章:坠入湖底

  看到下面的湖泊,唐默猛地想起了这就是他们进入莱宁河峡谷前的那个湖泊,也就是说,他们此时已经脱离了罗尼斯卡的地盘了。

  白月费力地操控着运输机飞进湖泊的中心,按照飞机的惯性,他们应该会在湖面上滑行一段距离后才会沉入湖底,这样一来正好可以在靠近岸边的位置迫降,不至于要从湖中心游到岸边。

  此时运输机距离湖面已经不到十米了,身后的两架战机似乎意识到了他们的意图,两架战机交替俯冲下来,密集的弹雨扫向了运输机。

  所幸运输机的顶部都是反重力以及螺旋引擎之类的组件,厚实的凸起有效地阻挡了子弹射入机舱里。子弹打在上面的钢板上,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金属碰撞声。一些子弹打到了运输机周围的湖里,炸起了一道道的水柱,让宁静的湖面一下子就变得波澜起来。

  “所有人抓好,准备碰撞!”白月大声喊道。

  随着她的一声令下,运输机终于再也支撑不住了,斜斜地坠入了湖面里,激起的湖水冲刷着驾驶舱的防弹玻璃。在水的巨大阻力下,运输机在坠入湖泊不到十米就停了下来,然后慢慢地沉入了湖里。

  一瞬间的碰撞威力是相当巨大的,因此直到湖水将整架运输机淹没后,所有人都才从撞击产生的眩晕中缓过神来。

  程子昂率先做出了反应,只见他从身上拔出了一把锋利的飞刀,用力隔断了身上的保险绳,然后将飞刀递给了正在寻找匕首的洛尔。

  洛尔就在舱门边,他接过了程子昂递过来的飞刀,费劲地割断了自己身上的保险绳。然后他对着程子昂做了个上浮的手势,转身去帮助正在试图解开保险绳的胡道可。

  洛尔游到胡道可身边,看到他还在费力地试图解开身上的保险绳。因为慌忙,所以他显得很紧张,嘴里不停地吐着气,在水中产生了大量的水泡来。

  洛尔游过去,一刀割断了他身上的保险绳,然后将他从旁边的舱门推了出去。飘着水中的胡道可一摸身上,意识到自己的家伙事还没拿,于是准备反身进机舱里去拿。

  但他还没能进入机舱,就被洛尔一把抓住了手腕。只见他冲着胡道可猛地摇了摇头,接着也割断了自己身上的步枪背带,然后双手抱住胡道可的腰,双脚在机身上一蹬,抱着他朝湖面浮去。

  越往上浮,光线就越是充足,能见度也越来越高。终于二人冲出了水面,洛尔松开了胡道可,二人浮在水面上急促地喘息着。刚刚的那番操作已经耗尽了他们本来就不多的氧气,在还未浮到水面之前,二人都觉得眼前都已经在发黑了。

  二人好不容易缓过劲来,胡道可看向洛尔问道:“头,家伙不要了?”

  “不要了,先游到岸上再说。”洛尔喘着气,显得很憔悴的样子。

  不多时,程子昂也抱着唐默浮上了水面。唐默显然呛了几口水,一浮到水面上就剧烈地咳嗽起来,程子昂则在她身后一手环抱着她。

  看到唐默难受的样子,洛尔挥了挥手,示意他带着唐默先游到岸上,同时忍不住问道:“月儿呢?”

  “不清楚,你下去看看!”程子昂一边往岸边游去一边说道。

  “先去岸上!”洛尔拍了拍胡道可的肩膀对他说道。

  “那你心点,头!”胡道可点了点头,转身往岸边游去。

  送走了队员们,看着脚下深邃的湖底,洛尔咬了咬牙,猛地吸了口气,一个猛子扎进了湖里。

  他们坠落的位置深度大概有七八米左右,但因为是湖,所以湖底有很多的淤泥。运输机坠入湖底后,掀起的泥沙一度遮天蔽日。

  但洛尔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越往下游,光线就越难以穿透。在往下潜了五米左右后,他终于能面前看见运输机的轮廓了。洛尔划拉几下,来到了运输机旁,一把抓住了舱门的把手。

  这个时候他才看到白月正在舱门附近奋力挣扎着,试图把她的那把宝贝狙击步枪从机舱里带出来,不过那把枪显然卡在了舱门附近,所以直到现在她都还没浮上去。

  原本储存的氧气已经所剩无几了,白月觉得眼前越来越黑,脑子也越来越恍惚,她已经开始后悔自己想把这把枪带出去的念头了。恍惚之间,抬起头的她好像看到了洛尔的身影,但眼前一片漆黑的她却无法看清来人的容貌。

  来到湖底看到这一幕,洛尔真的很生气,他没想到白月这样一个沉着冷静的女孩子居然会犯这样严重的错误。看她的样子估计已经快不行了,即使现在就把她拽到湖面,恐怕她也已经昏厥了。

  咬了咬牙,洛尔划拉一下来到了白月的身边,当着她的面一把将她抱住,同时把头凑了过去,一下子就吻住了她的嘴。

  这当然不是趁机占她的便宜,而是向她输送一些氧气,免得她在上浮的时候昏厥过去。

  白月一下子就愣住了,大大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近在咫尺的洛尔。从他嘴里传输过来的氧气让她险些宕机的大脑总算的缓过了劲来,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眼前的这一切。

  二人飘在水中面对面地抱在一起,两嘴紧紧贴在一起。明明周边都是运输机激起的湖底碎屑和淤泥,但白月却觉得它们都在闪烁着暧昧的光芒,让整个湖底一下子就变成了粉色的。

  恍惚之中,她原本还在拽着狙击步枪的手一下子就停了下来,而狙击步枪却也因祸得福地顺利脱离了机舱。

  但是白月多么希望眼前的这一切都定格凝固下来,她和洛尔就这样一直待在湖底,一直抱在一起,一直吻在一起

  但洛尔却并没有想那么多,松开了嘴,他根本无暇顾及白月的表情,而是低下头看了一眼。见白月已经顺利拔出她那把狙击步枪后,就立刻抱着她蹿向了湖面。

  有了氧气的平均分配,二人终于顺利地浮出了水面。一浮上水面,洛尔就大口地喘息着,同时看向了白月,关心地问道:“你没事吧?”

  白月没有说话,而是低着头摇了摇头。她被洛尔紧紧地抱在怀里,一手紧紧拽着他的衣服,另一只手则拎着狙击步枪的肩带。

  洛尔并没有看出她表情的异常,见她无恙后,就抱着她以仰泳的姿态游向了岸边。

  胡道可就在齐腰深的岸边等着他们,见他们二人靠拢后,他伸手接过了白月手里的狙击步枪,洛尔则搀扶着她上了岸。

  唐默就靠坐在岸边的树下蜷缩着,浑身湿漉漉地发着抖,神情显得有些恍惚,并不时咳嗽着。一旁的程子昂则一边检查着身上的装备,一边拧干袖口。

  见洛尔搀扶着白月上了岸,唐默不顾身体的不适,站起来快步走向她,关切地问道:“月儿,你没事吧?”

  白月看了唐默一眼,竟一时不敢和她对视,只是低着头摇了摇头,没有开口说话。

  “还在咳水吗?”看到唐默不时咳嗽着,洛尔关心地问道。

  “没有,子昂给我简单处理了一下,已经把水都咳出来了。”唐默摇了摇头说道,然后从洛尔手中接过了白月。

  忽然正在整理装备的程子昂开口说道:“大家往森林里躲躲,那两架战机过来了!”

  经过他的提醒后,一行人顾不得难受,赶紧往茂密的丛里钻了进去。这片原始森林树木茂密,除非那两架战机飞进树冠底下,否则是很难发现他们的。

  只见其中一架战机从湖泊的另一边慢慢俯冲下来,速度则越来越慢,行至湖泊上空的时候已经完全依靠惯性推进了。紧接着战机开始慢慢移动到运输机坠毁的位置,然后悬停下来,看样子是准备守株待兔。另一架则围绕着湖泊周围巡航着,显然是在进行警戒巡逻。

  不过他们显然要扑空了,就在他们调整姿态准备下降的时候,先遣队员们已经都从水里游到了岸上,现在正在慢慢地离开湖泊附近。

  一行人就躲在附近的森林里,找了个还算开阔的空地休息了一下。只见那架云雀战机还悬停在湖面上,因为是反重力引擎,所以湖面丝毫感受不到任何的波动,不时有微风吹过,泛起了阵阵的涟漪。

  大概悬停了一个时左右,在确定没有人从水里出来后,这架战机慢慢升高,在和另一架战机汇合后,两架战机向着西北方向飞去。

  “这帮飞行员是脑残吗,一个时人都在湖底喂鱼了,怎么可能还有人浮上来。”看到战机离去,胡道可松了口气说道。

  “大家检查一下武器装备,然后准备撤离。”洛尔吩咐道。

  “东西不要了?”胡道可指着湖泊问道。

  “不要了,他们的空舰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过来,万一让他们的空舰发现了,想跑可就没那么容易了。”洛尔摇了摇头说道。

  “我的宝贝枪啊!”听到他的话,胡道可哭丧着脸转过头看向湖泊,遗憾地说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