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读看看 > 玄幻奇幻 > 庶女撩夫日常 > 第703章:打从心里冒出的冷
庶女撩夫日常

《庶女撩夫日常》

下载本书添加书签

第703章:打从心里冒出的冷

  既然她已经见过父亲了,也算仁至义尽了。

  “大哥……”就在裴少枫转身的时候,裴卿卿叫住了他,“今日天色已晚,看不清外面的路了。”

  说罢,她便独自转身,走了出去。

  裴少枫在后面看着她的背影,眼神悲戚而深谙。

  他知道,她是要留下来给父亲守丧。

  或许她也没有那么怨恨父亲。

  裴卿卿离开裴震的房间之后,找了个家丁吩咐了一句,让家丁去侯府报个信,就说她今夜不回去了,留在裴家过夜。

  家丁也立马就按吩咐送口信去了。

  裴家今夜是注定无眠了。

  冷风瑟瑟,裴卿卿回头看了一眼裴震的屋子,心底蔓延出一丝悲戚。

  眸中隐有泪光闪过,然后便回房去了。

  今夜,她便住回她曾经住过的院子。

  当玖月收到口信的时候,便去了白子墨的书房。

  男人正埋头看书,瞧见玖月进来,嗓音低沉道,“夫人可回来了?”

  玖月摇头,“夫人去了裴家,说是今夜不回来了,留在裴家过夜。”

  白子墨闻言,手指翻动书页的动作顿了一下,不回来了?

  “说是裴震过世了。”玖月接着说道。

  这回,白子墨闪了闪目光,放下了手中的书,“过世了?”

  然后,白子墨从桌案前起身,“准备一份丧礼,去裴家。”

  玖月当即就明白自家主子的意思,颔首道,“是。”

  既然夫人肯留在裴家为裴震守丧,说明夫人心里,怕是已经原谅了裴震。

  入夜后,裴卿卿心事重重的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

  突然响起的开门声,裴卿卿一下子就从床上弹了起来。

  她以为是裴少枫来了,毕竟裴蓉华不会自找没趣的跑来她这里。

  待看清进门的身影时,裴卿卿眼神闪了一下,“侯爷,你怎么来了?”

  白子墨进门,二话不说的就把她从床上捞了起来,坐到自己腿上,“夫人在哪儿,为夫就在哪儿。”

  男人说的不以为然,但裴卿卿知道,这男人是在安慰她。

  也罢,她今日是真的累了。

  放轻身心的靠在男人胸膛里,裴卿卿疲累的闭上了眼睛,“侯爷来了也好,否则我今夜怕是睡不着了。”

  “夫人难过吗?”白子墨搂着她,嗓音低沉的问。

  裴震死了,难过吗?

  “我不难过……”裴卿卿嘟囔着。

  可是男人如何能不知道,眼睛都哭红了,还说不难过。

  “夫人累了,有为夫在,安心睡吧。”她说不难过,白子墨也没有拆穿她。

  不难过就不难过吧。

  裴卿卿点点头,靠在男人身上,可心中有事,怎么睡得着。

  她虽闭着眼睛,可男人知道,她没睡着,“若是睡不着,就跟为夫说说,夫人的心事?”

  他的女人有心事,他哪会看不出来?

  裴卿卿叹了口气,然后睁开了眼睛,“什么都瞒不过侯爷。”

  这男人,就是火眼金睛。

  想起裴震临死前跟她说过的话,裴卿卿感觉心里乱极了,七上八下的,就是不得安稳。

  “侯爷可知父亲临死前跟我说了些什么?”裴卿卿眼神有些木讷,心里乱,脑子里也乱,乱的她目光都是呆滞的。

  有种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无力感。

  靠在男人胸膛里的裴卿卿没看见,男人深谙的眸中掠过一丝精光,“裴震的遗言,与夫人说了些什么?”

  裴卿卿张了张嘴,却又像是说不出口,反复了两次,裴卿卿一闭眼,像是狠下心来,开口道,“他说……我娘当年的确是背叛了陛下……我不是陛下的骨肉……”

  一想起这句话,裴卿卿就忍不住浑身一阵颤栗。

  只觉得好冷。

  打从心里冒出的冷。

  她万万没想到,母亲竟会真的做出背叛乾帝的事……

  如果,如果这是真的,那便错不在乾帝,而是母亲的过错……

  换个哪个男人,都忍受不了自己的女人背叛自己,更何况是一国之君的乾帝。

  所以,母亲当年才会被乾帝赐死,将尸身赶出了宫……

  越往深处想,裴卿卿便越是一阵阵的发凉。

  男人搂着她的手臂紧了紧,“夫人相信裴震说的麽?”

  如果裴卿卿抬头看看,或许就能看到男人眼中的深谙。

  可是裴卿卿只顾着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并未抬头去看,是以并未看到男人眼中的思虑。

  她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可人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父亲还有什么理由骗我呢?”

  说不知道,但其实,她心里是信的。

  裴震临死,没有骗她的理由。

  “那他可有说你的亲生父亲是谁?”白子墨嗓音低沉的问。

  说到这儿,裴卿卿又叹了口气,“没有,他还没来得及说,就咽了气……”

  所以她才会如此头疼。

  最关键的一点,裴震没有告诉她,人就咽气了。

  现在她上哪儿去找线索去?

  在裴震的精心诓骗下,乾帝还以为,她是皇女,若是叫乾帝知道,这一切不过是个骗局,可想而知,乾帝会是何等的动怒?

  男人嘴皮子蠕动了一下,到底是什么也没说,只轻声安慰她,“既然不知道亲爹是谁,那就走一步看一步,总归夫人还有我,我可以如父如夫的陪着夫人。”

  “噗……”这话把裴卿卿逗笑了一下。

  “侯爷你是认真的吗?”她仰头,望了一眼这男人。

  这也就是自己的男人,换了别人,她还以为这是要占她便宜呢。

  如夫不假,这如父,也就这男人说的出来。

  “为夫像是不认真的样子吗?”哪知,男人还一本正经的反问一句。

  表示自己认真的不能再认真了。

  裴卿卿抿唇,好吧,你是认真的!

  不过被男人这么一逗,她心里的压抑倒是减缓了很多。

  男人搂着她,一个侧身便躺在了床榻上,将她搂在怀里,“睡吧。”

  这两天既要守丧,那便有的忙了。

  裴卿卿点头,也就闭上了眼睛。

  这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次日。

  裴震过世的消息,也传进了皇宫。

  听闻裴震昨夜过世了,乾帝倒也没什么反应,就是叹息了一声。

  默然了片刻之后,乾帝还是叹息的开口,“全贵,你代朕去裴家给裴震上柱香,看在他养育了卿儿的份儿上,朕便赏他三炷香。”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