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读看看 > 玄幻奇幻 > 三界往事书 > 141(下)至暗的开端
三界往事书

《三界往事书》

下载本书添加书签

141(下)至暗的开端

  1413

  乳白色的浓雾中,四个巨大的生物和这两个小蚂蚁一样的人类对峙,或者说,和一个矮小的女人对峙。这女人手里提着一把剑,黑色的,即使是凋零生物都能感受到那其中的危险。

  梅风亭抬着头,看着那个体型最矮小却也是拼凑痕迹最严重的巨大生物,它蟒蛇一样的尾巴尖端,那只好像来自兽类的爪子里,好像抓着一个人形大小的东西。

  那玩意儿就像个喷头一样往外汹涌地冒着凋零气息,这遍布战场迅速扩散的浓雾,也正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梅风亭对凋零没有兴趣,却对它的存在很感兴趣,没回头问沈鱼:“你说的拼合怪物就是这玩意儿吗?看起来不是最大啊!”

  “但是最诡异。”沈鱼站在她身后,感觉到身体终于恢复了自己本该有的强度,但是他也来不及高兴,毕竟摆在他面前最棘手的已经不是凋零生物,而正是梅风亭本人!

  “还满意吗?是不是看起来很好玩。”

  “顶阶魔化风蛇,应该已经有智慧了吧;还有堕落圣甲虫,我记得是叫这个名字的?”梅风亭看着四周的巨大凋零生物,她几乎都认识,“还有那个,哇,猛象也能被腐蚀?这么快就投敌了?”

  沈鱼也无奈,战场上的猛象也是有小概率被凋零腐蚀的,但是这么快就彻底魔化,这种小概率事件,也真的是雪上加霜!

  怪不得前线直接崩溃,这一波带走的可能是先锋营的主力队伍,那些低阶修行者不知能否逃出去一半?

  “你的神器呢?替我看看这是什么东西!”梅风亭命令他,同时不由分说地,直接冲了上去!

  沈鱼叹息。她像个灵活的猿猴,一跳、一弹、一闪身,行云流水的动作之后,已经攀到了那只接合怪的头顶。

  这只接合怪已经被修行者盯着打了很久,还吃了西北西的大招,头壳上的洞一直都没有愈合;梅风亭一爬上来,就发现这个大洞,更是得理不饶人!她顺手就把魔剑捅进去,然后狠狠地一绞、一拽污黑的浓血夹带着大量的白雾汹涌而出,很快就淡下去它已经不行了。

  梅风亭出手必狠辣,却发现这是个外强中干的货色,顿觉索然无味。她熟练地一个空翻,躲开了拔剑时再次喷出来的污血和凋零雾,然后就沿着它还没有垂下来的尾巴,奔向了那只巨爪。

  那个人形的东西,一直散发着浓郁的凋零气息,很让人在意啊。好想剁碎了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

  因为这只接合怪的垂死挣扎,她在尾巴中段用力一踩,才让它安分下来,却也造成了更大的创伤。蛇尾在抽搐了一下之后终于软趴趴地掉在地上,魔剑出手,剑气锋芒直指!

  梅风亭带着兴奋的笑容,却只戳到被凋零腐蚀的地面。她皱眉抬头,看见一只苍白色的手,千钧一发之际拿了那个人形凋零喷雾器。

  缭绕的雾气中,她面前站着一只巨猿,抓着那个人形物,把它放在自己的胸前,就像害羞的少女捧着珍贵的花卉,露出一种小心翼翼的姿态。

  而这只巨猿也弯下身子,似乎很好奇地看着她。这东西一身臭肉,身上的腐蚀花纹也已经十分模糊,这是极重度凋零的迹象,说明这玩意儿是妖兽死后的尸体做成的;而这种东西突然露出很有人性的表情,才让人感到更加反胃。

  “好恶心啊。”梅风亭拎着魔剑也愣住了,问沈鱼:“你行不行,看出结果来没有?”

  “我的鉴定术是老大给的,不是很靠得住。”他轻飘飘地落在梅风亭身边,“所以,在用法和鉴定结果上,都会有点奇怪……”

  “少废话。”梅风亭催促。

  “样本:缝合怪,使用了传说中的亡灵科技,以先进理念缝合起来的异世界怪物。它们不算活物,因为只有凋零才能永存。凋零永生,这是只有某一任宿主才能享受的属于异世界的特有科技。”

  念完这一段话,沈鱼也不好意思地笑了:“很奇怪,是吧?”

  “嗯,就像老大的自言自语一样奇怪。”梅风亭提着剑,表情缓和,对面的巨兽似乎也没有继续前进的意思。“我好像明白了,你呢?”

  “嗯……比你早一点。”沈鱼轻笑,“用鉴定术之前我就猜到,不过,现在可以确定了。”

  “所以,它真的是老大做出来的,那为什么……”

  梅风亭一边说,一边愣愣地看着眼前这只巨猿向自己轰然跪下,把手里托着的那个人形物高举过头,呈送到她面前。

  这个恶心的凋零喷头,却依稀带着一丝熟悉的感觉。她觉得自己是肯定是吸了高浓度凋零神志不清了,竟然会有这种想法?

  不过这个身高,体型,甚至当初跳无心泉的时候穿的那一身他自己准备好的丧服,虽然已经破烂,但那个纹路还是自己帮忙出主意设计的……这已经不是“感觉”熟悉了吧。

  十一夜修罗最后一次和平宁静的聚首,他们以为是冥帝临死前对帝国将来的托付,却没想到是一场设计好的当面自绝。

  梅风亭不会忘,那是她最深刻的记忆之一。

  一切都不真实起来,就像她没有办法反抗沈鱼让自己带着他的命令,她好像没有办法对这个东西下手,这种感觉很熟悉,又很怀念,同时也毫无疑问地让她感觉到厌恶。

  那个凋零人做了第一个动作,它向着梅风亭,伸开了双手。

  梅风亭下意识地把手放在握剑的右手上,却突然触电一样松开了视为生命的佩剑,双手捂住了额头!

  “啊”

  因为一阵剧烈的头痛,她忍不住尖叫!

  而魔剑君临在她面前化作一团光芒,这才是它作为魔物的本体存在,一个近似于概念的存在,完全依靠于人类对顶级武器的所有想象,也能够满足人类的一切贪婪和所有无形物质的

  这些和满足,毫不滞涩地全部融进了梅风亭的身体。

  随之而来的,是大量信息流。她想知道的、不想知道的,感兴趣的和不感兴趣的,就像拿着一根水管往里面强行地在灌,撑得爆炸了也毫不在意的使劲地灌。

  沈鱼从背后抱住她,也没能缓解这种剧烈的胀痛,她好想把自己的脑壳敲碎,事实上她也确实这么做了,被她自己抓烂的头皮因为神体的自恢复能力迅速愈合,皮肉之苦完全无法盖住意识和灵魂深处的胀痛!

  沈鱼拦不住她,即使他的身体早就开始恢复;跟着梅风亭身上暴涨的能量,沈鱼刚刚存下来的一点儿灵能力像开了的水龙头一样迅速流失,他只能强行硬抗,却是回天乏术!

  而在他怀里,一个神位强者,诞生了。

  1414

  梅风亭紧紧地缩在沈鱼的怀里:“沈鱼,好疼!”

  “都过去了。不哭,过去了……”他伸出手,抹了抹她的眼角,却暗地里笑出来:就知道死女人又假哭,封神一刻,只有扛得住的活、扛不住的死,没有留给泪水的时间。

  “你等等,我现在就把你的力量还给你。还有记忆,对了,你知道你的记忆为什么总是丢吗?刚才我明白了”

  “嗯……”沈鱼一声闷哼。他拼尽了最后的全力,抬起手,放出一个圣光护盾,挡在梅风亭面前!

  而随着他的身体一下剧震,他木然了一刻,很慢很很慢地,垂下那个手指,却无比依恋地,环住了自己怀里的人。

  一根弩箭打在那个最后的圣光屏障上面,叮当落地。

  梅风亭恍然看着,这是很熟悉的弩箭样式,是卫汐冥实力不济的时候,让她帮忙打造的一种保命底牌,藏在身上,可以迅速不产生任何能量波动瞬间激发……

  即使有所准备,她也没想过,在这个陌生的战场上,能看到这么熟悉的东西。它能杀了自己吗?沈鱼为什么要挡?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挨一记凋零箭,会腐蚀你意识吧?”沈鱼的双唇已经苍白,他不敢放开梅风亭,她若是回头,就会发现自己的异常。“你实力蹿太快了,这么没经验,以后要小心啊。”

  “诶?是吗?”梅风亭看着自己的双手,魔剑去了哪里呢?

  她觉得自己真是什么都不懂,她一辈子都是莽过来的。既然沈鱼说是,那就是;若还有什么不明白,问他!

  而沈鱼在忍着不抽气。后背上传来剧烈疼痛,还有一种更加熟悉的寒冰剑气……是李玉,李玉回来了。

  人未到,剑先至可是他的“纯霜”剑,这次却是深深地戳进了沈鱼的后心!

  另一柄飞剑也没有闲着,剑气纵横,绞碎了那只巨猿的双爪,那只人形凋零生物就像被挤破的面粉袋子一样,噗地一下子散发出大量的白气,让这个战场能见度进一步降低。

  可这都不重要了,强者面前,没人在乎那些崽种的死活。

  纯霜剑没有拔出来,而是在伤口中不断地撕扯,和半神体的自愈能力相抗,沈鱼知道,李玉这一剑是有备而来。

  他艰难地转身,努力对这个人扯出一个稍微体面一点儿的笑容他的实力还没有恢复,他的身体很快会在这种破坏力强大的剑气面前败下阵去,他很怕这将会成为自己的遗容。

  一代仙师,遗容可不能太难看!

  君子如玉,仪态端方,确实是个漂亮人,怪不得梅风亭一眼看见就缠住不放。

  李玉的心思也飘到了很久很久之前,看了他们好一会儿,直到被他飞剑搅碎的白雾重新聚拢,才缓缓收剑。

  回不去了啊。像是终于认命了一样,他单膝跪下,深深一拜:

  “信使李玉,参见灵王殿下、义王殿下。”

  梅风亭好像大梦初醒,小鸟一样使劲窝在沈鱼怀里:“沈鱼,趁着我现在还清醒,能解释一下吗?”

  沈鱼吸了口气才回答:“我给他的命令是:如果你失控,就杀了你;如果他下不去手,就杀了我。”

  “那他好像做出决定了哦。”梅风亭却一点儿都不高兴,“你这都是些什么下属啊,动不动就找你的麻烦,管教得很不好哦。”

  李玉抬头,认真地看着梅风亭:“灵王殿下,我本就是您的信使,混乱信徒。”

  梅风亭也困惑地转转眼珠,然后用胳膊肘戳身后的男人:“听到没?你被耍了,傻子。”

  “习惯了,我被耍的也不止这一件事。”沈鱼说着,笑容逐渐洒脱起来,“不过结果是一样的,只有你留下来,只有一个神位……不会再发生神战了,至少不会在你我之间!”

  “可是那个东西又为什么想让我死啊?”梅风亭仰起脸看他,有点儿委屈。

  “嗯……”沈鱼很为难,“可能是老大看到我们两个秀恩爱,忍不住想捅死我们吧……”

  “胡说。我看得出来,他已经没意识了。卫汐冥的灵魂不在那个身体里……”梅风亭说着,感受到自己身后的人越来越重:“你,你是不是很困?”

  “嗯,很困。”沈鱼抬眼想看看李玉,却只看到他半跪在地上的头顶。人的想法总是特别多,也容易影响一个人的决定。真麻烦啊!

  但是我的东西,你永远得不到。他心里冷笑,却是更加不舍地蹭了蹭梅风亭的头发:“你陪我睡一觉吧。”

  “不行,不许睡。给我醒着。”

  “我说的是除了睡觉之外的睡觉之前才能做的事情。”

  “男人,你现在可没那个能耐。”

  “那我醒着做什么?”

  “少来这一套!我不就是个野丫头吗,又配不上你,别给我装什么深情!”

  “你还记得?一时气话而已啊……我错了行不行。”沈鱼无奈,俯身在她耳朵边上咬了一下,说了一句什么。

  梅风亭想不到会听到这种话,当即脸上一红,胳膊肘狠狠照着他的肚子怼下去:“闭嘴!你现在怎么这么色啊!”

  沈鱼轻笑:“你得理解我,一百多年了。”

  “胡说!三十年前明明就……”

  “对不起。”沈鱼伸手按住了她的嘴,然后又因为虚弱,无力地垂下。他只能尽力抱住怀里的人,尽力捉住自己一辈子都放不开的执。

  “只有这件事,是真的对不起。陪我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梅风亭仰起头,却只能看见他的侧脸。

  “……好。”她伸出手,抚在那消瘦的下颌角,也闭上眼笑了:“以后都陪你。”

  “不要,我走了之后,你自己好好的。”沈鱼目光涣散,已经看不见她,但是鼻尖依然萦绕着熟悉的味道。

  “其实,登神位的感觉很不舒服。”梅风亭终究是不愿意看他这么虚弱下去,“什么都知道,这感觉很不舒服。”

  “为什么?”

  “知道你为什么忘了那么多东西吗?”她继续刚才被打断的话题,虽然这好像没有多少重要,但是现在他更需要自己说点儿什么!

  “为什么?”沈鱼也在强撑,他仿佛只剩下这一句话。

  “不是因为你滥杀无辜,我杀的无辜比你多了去了,而是因为你碰了我。”

  “哦。”秩序和混沌搞在了一起,这才是天道的惩罚。早就知道了……沈鱼恍惚的意识逐渐沉下去,越来越沉。

  “你不惊讶?你难道早就知道?”

  “嗯……”

  “说点儿什么啊。别睡……求你了。”

  “睡觉。”沈鱼赌气地反驳,甚至双臂用力把她搂得更紧。他的呼吸就在她耳边,可那气息却是逐渐微弱,几不可闻。

  没有声音了。

  梅风亭茫然地看着地面,还有自己身前依然紧紧揽着的手臂。

  她很犹豫,张了张嘴,颤抖着,轻轻开口:“那天,你真的是因为,要证明……”

  感觉到背后那个男人突然变得轻飘飘的重量,还有几乎瞬间就散干净的微弱能量,她知道,这里再也没有人回答她。

  梅风亭突然就觉得,很好笑。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本来只剩下一步之遥了,若不是为了自己,现在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他吧?

  既然都知道了,也不肯去走那条自私一点的路,这男人果然还是一如既往地妄想、贪心、爱作死!

  “唉……真是任性。”梅风亭把头靠在他的胸口,也轻轻蹭了蹭:“怎么不再任性一点儿啊?”

  “你会后悔的”沈鱼的阻止还在她耳边,可是自己终究还是没能听得进去。她不会辩解自己是一时失控,也不会推脱是受了伤才失去理智。

  如果她有理智,就不会把君凌的死魂从别的时空召唤出来,更不会把他放在自己的魔剑身上,成为至关重要的祭品!

  既然做了,她就没有在怕的!

  即使现在,因为神级力量的冲击,她很难再保持自我,却也没有在怕的。

  她看着自己的双手,却看不穿是否存在过的君凌。她的人,他的人,与那柄剑,已经彻底成为了一体,融进了她的魂灵、她的骨血。

  属于人的部分,终究还是差一点,没能赢过属于神的部分……好在,我还有打扫战场的力气!

  “等我,这就来。”梅风亭双臂一抖,稍微用力,就把自己的身体从沈鱼怀里挣脱。

  转过身,她的后心上也有一个恐怖的洞,难以愈合的洞;而沈鱼胸口的剑露出一个尖。他临死前都没有发现这个异常,还以为自己保护了她。

  真是傻子……

  梅风亭举着这个高大却单薄的男人的身体,他(它)垂着脑袋,完全就没有精神了呀。

  她却满意地笑了笑,毫不犹豫地,再次从正面狠狠地拥抱上去。

  来,刺穿我,和你一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