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读看看 > 玄幻奇幻 > 三国修仙志 > 第三十六章 惩恶
三国修仙志

《三国修仙志》

下载本书添加书签

第三十六章 惩恶

  “夫君快快低头,莫让他们把你抓了兵役。”吓坏了的陆芸娘娇容失色,手挽陆谦臂膀处此时竟搂得更紧。

  陆谦自然也不想招惹是非,当此乱世,各仙派间的争斗与日俱增,而仙派所辖凡尘同样亦战火连连,如陆谦此般身形若能逃脱兵役实数侥幸,好在这一行骑手似在奔命赶路,连回头看一眼都欠奉。

  “夫君有这把长杖,莫不如便装成个瘸拐之人也好瞒过城卒。”那队军士去势已远,陆芸娘这才擦着额头细汗低声嘤道。

  于是,不出半个时辰,广陵城中便多了位身形高大异于常人、却一步一癫的歪嘴瘸子,只是他身侧搀扶的那位美娇娘却怎也与此场景显得格格不入。

  三十余栋屋舍林立于街,陆谦自街口而入时便已察觉,此街之上亦有零星仙品坊市的存在,只是此刻却纷纷闭门谢客,显是这些仙缘阁楼不愿参与到凡尘市集间的扰乱之中。

  仅走数步之余,陆芸娘却渐渐垂下了头拉紧陆谦向前赶去,似是在有意躲着什么人相仿。

  “夫君快些,那几个不是好人,每每遭遇都会占去芸娘不少便宜。”陆芸娘神色惶恐的低声道。

  陆谦歪过头去斜眼看了看芸娘所言几人,只见不远处三丈之地,果有十数名好似泼皮模样的凶煞贱汉,其形倒与吴郡城中姜二昆那班手下有几分相似,各个斜目瞪眼的正盯着陆芸娘上下打量,为首的一个秃头汉子更是一双老鼠眼睛始终没离芸娘身前凹凸之处半寸,不时竟还咽着口水。

  “那头上有胎记的煞人叫金斗,是这些无赖的头头,今日撞见他可是糟了,夫君咱们莫不如回家吧。”芸娘的手心皆已出汗,此刻吓得直往陆谦身后躲。

  陆谦此刻紧握这女人的玉手,并以神识粗浅看了看那十数市井,竟尽皆凡间恶霸、无一修为,心中不免回想起吴郡城中姜二昆等一众恶贼,眼中不免凶光一闪。

  陆芸娘却早已吓得俏脸惨白,扯着陆谦袍袖便往市集的另一侧躲去,却不料此时的陆谦身形过于扎眼,较之常人均高出一头有余,即便混入人群,却哪能躲得旁人目光

  正在此时,本就拥挤的人群不知为何纷纷停住了脚步,只听正前方广场高台之上陡然升起一面“文”字大旗,旗下站立一名身着缎红长袍、服饰华丽的浓眉宽耳男子,中年模样,观其气度颇有些富贵之像,身侧更有数十极致美女琳琳端立。

  “噹,噹,噹”

  仅是三声铜锣响动,市集间便如炸了锅相仿,其中尤以骡马贩和草药商居多,竟齐齐带着各自货品涌向高台,便连陆谦此前在吴郡坊市中所见的短衣短裙蛮族男女亦在其列。

  还未等他瞧得明白,身后却隐隐传来一声冷哼,旋即十几道身影迅捷的将陆谦二人团团围堵于当中。

  他不慌不忙的退后一步,将芸娘紧紧护在身后,脸上却泛起一阵诡异的笑容。

  “小寡妇,你死男人的棺材钱什么时候还呀”那名叫金斗的肥头恶汉手抠着酒糟鼻头、无视陆谦的问道。

  “你你胡说,我才不欠你们的钱”芸娘见自家男人挡在身前,似也有了一丝底气。

  “哟,瞧见没有小寡妇赖爷的账哥儿几个,锁了这小娘们儿,咱到官府里好好算算这笔账。”金斗阴阳怪气的招呼着。

  市集中人隐约听见此处有所争执,亦纷纷围拢过来乱哄哄敲起了热闹,一时间人潮竟向这里越聚越多,反冷落了高台处的买卖。

  “大哥,这样的小事何必扰了官府老爷们的清闲,依小的看,不如就让小寡妇把怀里的东西给大哥玩玩儿,算抵了账不就得了”身侧一个尖嘴猴腮的瘦子嬉皮笑脸的帮腔道。

  芸娘俏脸也已吓白,低头看了看怀里搂着的羊羔,手上哆嗦着更把羊羔向前一递“你们你们想要就把它拿了去,只求你们放了我吧。”

  街市之上顿时传来一阵哄堂大笑,其中更有多事的市井闲汉嚷嚷道“小婆娘,他们不要这羊羔子,他们要你衣服里的东西,哈哈哈”

  “你们这群败家子儿呀,见天就知道喝酒赌钱,怎么还欺负起个寡妇来了”倒有好心人仗义执言的喝道,却是个苍发老人。

  陆谦始终微笑看着面前百像,眼神中察觉不到丝毫波澜。

  “老东西滚远点儿,这小娘们儿欠老子钱,今儿要么留下人、要么”那金斗见围观之人越聚越多,反而更加嚣张的喝道。

  “她欠你多少”一道冷峻苍凉之声低沉的传入众人耳内。

  此时金斗才抬了抬眼皮打量一眼说话之人,只见这青衣人手持一件黑粪叉,体型健硕、肤如浅铜,眉宇间略有几分英气,心下也有些发虚的犹豫片刻道“你是哪根葱啊”

  可那个“葱”字还未落音,却见青衣人手提长杖如闪电般冲出、眨眼便已至金斗近前,未等恶人应变黑杖竟已轻轻点了点金斗的胸口,旋即竟又退回芸娘身边。

  如此迅捷却只在电光火石间一气呵成,直等那青衣人再次护住芸娘,众泼皮才有所反应,亦纷纷拔出短刀利斧。

  围观之人眼见要出人命,纷纷往外拥挤,片刻间一哄而散。

  一脸仓惶之色的金斗此刻才摸了摸自己胸口,一揉之下却也没觉得有什么伤,咬牙切齿的吼道“看什么看,上呀爷平日里白养活你们了”

  众恶汉地痞嚎叫着一拥而上,如群狼般扑了过来,刀斧劈剁之下全是命门所在,根本不想给这青衣男人留命。

  令逃出不远的围观众人奇怪的是,平日里有人打斗时,要么利刃撞击、要么口喝呐喊,可今日却静得出奇,回头看时,那十数名恶汉此时竟如被人定住身形般只举着刀斧不见落下,彼此姿势更是千奇百怪形色各异,只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反而青衣人和那小寡妇此时却已不见了踪影,只有眼神好些的才看到,他二人早已趁乱混入了人群如今几乎已经走到了高台之侧。

  一切的一切均只是眨眼之间,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人呢”

  “对呀,人呢刚才还在这呢”

  数息之后,众恶汉才彷若苏醒过来一般,纷纷疑惑的望向金斗。

  “大哥,你看见他们往哪跑了吗”那尖嘴猴腮的问道。

  金斗却犹如木雕般双眼无神的站在原地。

  “大哥”

  脸有恶胎的秃头金斗依旧全无反应。

  “大”没等这尖嘴之人把话问完,他自己连带着身后十数泼皮无赖竟也如金斗般眼神渐渐暗了下去,外表虽与常人无异,但细心人却能发现,此时这一众广陵恶霸手脚处的血脉彷若炸裂般早已突出了皮囊,哪还有活命的可能。

  不想多事的陆谦领着芸娘此刻却已绕过高台、眼见便要闪出街市之尾,却听身后脚步声疾至,有人轻语道“小友慢行,且等等为兄。”

  陆谦闻声眉头一皱,却不搭言的径直朝城门走去。

  “为兄是友非敌,小友今日即便出得此城怕也已是现了真容祸事临头,何不在此听为兄一言”那人似是不弃的紧跟上来说道。

  陆谦手持玄木杖豁然转身,却见来人竟是高台之上“文”字大旗旁的那位缎红华服的中年人,此刻正挥着手示意他们钻入其后的一辆宽敞马车。

  车辕之内,陆谦细观此人年约四十上下,面目尽显精明之色,肤色尚白,神识打量之下对方竟是名筑基期中阶修者。

  那人倒是不介意陆谦的唐突,先是有礼的向芸娘垂了垂首,这才微笑着对他介绍道“在下周耿,乃是荆州文家文聘将军手下四买办总管之一,不知小友是何方人士呀。”

  陆谦见这人慢条斯理却不言正事,只说道“在下陆子晋,与内子住在广陵淝水渡,不知周兄有何指教。”

  那周耿却是酣然一笑,瞧了瞧芸娘隐晦道“明人不说暗话,小友在这广陵城中大展神威,汉安宗和此城中之人定不会善罢甘休,小友可是已有了脱身之计”

  “我夫君他又没杀人,那么多乡亲见证,官府不会为难我们的。”陆芸娘不知此中奥秘,依然天真的说着。

  陆谦面色如常的看了看她,芸娘亦送回一个满足的笑意后又重重点了点头,意思竟像是在告诉陆谦不用理会这男人所说,她心中自然有数。

  良久,陆谦才面带诚恳道“还请周兄为在下和内子指点迷津。”

  周耿却似来了兴致,俯身道“小友处世干练,修为”他抬头望见陆芸娘,尴尬改口道“身手亦不在周某之下,我愿私保小友至文爷面前定可受得重用,月奉至少一金五斛以供家用,至于灵府灵石,小友可能不知,荆襄之地的灵气可比这广陵不知高出多少,不知小友意下如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