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读看看 > 现代都市 > 女先生传奇 > 第二十三章 二见
女先生传奇

《女先生传奇》

下载本书添加书签

第二十三章 二见

  梅栎清不是无缘无故找上如意阁的。

  一是她满意如意阁的能力。

  二是如意阁是个江湖组织,远离这些大大小小的世家,她与如意阁合作才能掩人耳目。

  三是她恰巧从夏研与她二哥,护国公二公子来往的书信里,摸到一些如意阁的蛛丝马迹。

  起先,她也觉得如意阁只是个平平常常的情报组织。

  直到有次夏研和她说,她二哥注意到如意阁在追查梅栎清的先生、“北莫”莫如是与梅家关系的消息。夏研有些为梅栎清担心,便告诉了梅栎清,给她提个醒。

  梅栎清一开始没有放在心上,但后来越琢磨越不对劲。

  要查梅家,不是从祖母身上查起更好吗?为什么要从莫如是先生那里查起?

  她便要夏研多告诉她一些关于如意阁的消息。

  从那之后,果然夏研这里关于如意阁的消息就多了起来。梅栎清陆陆续续知道了如意阁在追查的人,例如高太尉、姜御史、李丞相…

  这些人与莫如是先生放在一起,就都指向一件事:前朝的函谷关之战。

  梅栎清因为敬仰莫如是先生,所以详细地了解过莫如是先生从前之事。

  莫如是先生与南边的焦渥丹先生并称为“南焦北莫”。

  莫如是先生曾嫁与秦侯世子为妻。

  在与西凉大军较量的函谷关一役中,秦侯父子皆被枭首,十万将士覆没。

  后来夏研之祖父护国公夏淳被先帝指派解决危局,护国公不负众望击退西凉大军,并一鼓作气打到西凉境内三十里处。

  西凉被护国公夏淳打得直到现在还缓不过来,连带着鲜卑等国也不敢进犯魏朝。

  而高太尉、姜御史多年前也曾参与函谷关之战。

  多年后,还冒着天下之大不韪去查当年的函谷关之战,邹源这个人的身份可能没有那么简单。

  把邹源扯进来,是最好不过的挡箭牌。

  石青与邹源中间的种种,石青都对梅栎清略过不提,只提前因后果。

  一个喜怒无常的江湖人,可不是石青能理解的。

  梅栎清对于结果早就知道了。从石青倒夜香的时候,悄悄插在她门上的一枝绿叶的时候,她就已经知晓石青已经将“四买四卖”的事情告诉邹源了。

  石青办事,梅栎清向来放心,不像朱彤有时候还办不成。

  但梅栎清不敢把石青接回来,怕接下来的事情露馅儿了。

  “那后来呢?”梅栎清也挺好奇事情的具体经过。

  “大小姐,现在已经夜深了,咱们该睡了。”石青提醒道。

  梅栎清自从知道二妹替自己入宫后,很少显露出娇娇女儿态了,石青对这家大小姐这样也是不忍拒绝:“那咱们先洗漱就寝,躺在床上再聊吧。”

  梅栎清与朱彤连忙说好,也不管今天绣没绣完的针线活儿。三下两下就洗漱好,吹了等等着石青来讲故事。

  石青笑了笑,这种久违的感觉真好,她要一直守护着大小姐这份难得的平静。

  “接下来怎么样了?”朱彤黑暗之中的眼睛还是亮闪闪的:

  “你耽误那么久,怎么回到梅府的?听说你好像没有被罚多重,这个事情就过去了,你是怎么办到的?”

  梅栎清也十分想知道。

  梅栎清与朱彤在黑暗中看不见此时此刻石青古怪的表情。

  “是,是如意阁阁主的手下送我回来的,顺便给了倒夜香的管事五两银子,那管事的就罚我第二天多做一半的活计,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没有什么特别的。”

  说到底,还是银子好使。

  倒夜香的管事干最重的活儿,却地位最低,收入最少。一个月能有九钱银子算好的了。阿柯一口气给了那管事的五两银子,那管事恨不得把石青供起来,巴不得石青天天出去,那他会有更多的银子。

  石青的答案对梅栎清来说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答案。

  梅栎清此时没有多想,接着问石青:“那你与如意阁阁主邹源第二次见面如何?”

  如果不是小姐问起,石青想选择性遗忘她与如意阁阁主邹源的第二次见面。

  若说石青与如意阁阁主邹源的第一次见面,他身上宽大的白衣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还有几分潇洒的味道。

  那第二次见面,邹源就把自己穿成了一坨金子。

  石青见到的时候,眼睛都绿了,让她想起那金光闪闪的如意阁。

  石青如今对另一种“黄金”早已厌烦透顶,眼前这坨移动金子更是俗不可耐。

  而邹源见石青看呆了,还以为她甚是满意自己身上的穿着,难以移开眼睛,不忍错过他这个人间最闪亮的星星。

  阿柯看得自家阁主穿来了“镇阁宝衣”,觉得自家阁主已经胜券在握,哪儿有咱们阁主拿不下来的姑娘。

  仿佛间好像那件“镇阁宝衣”穿在了阿柯自己身上,阿柯全身上下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

  阿柯趁着间隙附耳对石青说道:“石青姑娘,咱阁主身上那件可是纯金打造,绝不掺任何杂质的金丝衣。”

  石青觉得阿柯夸大其词。

  石青听说过用金丝制成过衣服,穿在身上那得多沉啊?看邹源表情轻松,没准就是镀金的。

  “姑娘您到了啊,快请坐。”

  自于石青第一次见面后的几日内,邹源都在琢磨一个问题,他今天无论如何要弄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

  石青见邹源摆出最“温文尔雅”的姿态来和自己谈话,石青的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又不好言明:

  “邹阁主您太客气了,咱们之间也算认识了,不用那么客气的。”

  邹源往前挪了一步,脸上晒起了癖癖的笑容:“石青姑娘你说不用那么‘客气’啊,那咱们就‘随便’点。”

  石青一听邹源就是故意的,她的鸡皮疙瘩已经快蔓延到脖子了,赶忙推脱道:

  “那咱们还是客气点,客气点。”

  总比不知道这坨移动金子接下来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好。

  “那石青姑娘到底是要我‘随便点’呢,还是‘客气点’呢?”

  石青实在忍无可忍,一巴掌打过去:“你还有完没完?”

  邹源抓住石青毫不留情打过来的手说道:

  “我终于抓住你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