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读看看 > 玄幻奇幻 > 蜜婚甜宠之军少撩人 > 第二百三十五章 你不是墨家孩子
蜜婚甜宠之军少撩人

《蜜婚甜宠之军少撩人》

下载本书添加书签

第二百三十五章 你不是墨家孩子

  李向东暗地里白了眼他,就知道他丫的就是个色的。

  但嘴里愈发卖力吹捧道:“那女人皮肤特别白,我要不是最近屁股上长了痔疮,能便宜你小子了!咱队里就你和我身形最像,所以你这是走了艳运,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你还在这里跟我磨磨叽叽。”

  “屁股上长痔疮影响那事?”黄尚田小声问道。

  李向东快被他气死了!这个傻货,痔疮是重点吗!

  黄尚田还好奇的瞄了瞄他的屁股,不能做那事,这得多大的痔疮!

  李向东看他趴着盯看自己的屁股,抬手就是一巴掌,“看什么看!你哪里这么多废话,你丫的就说去不去!”

  黄尚田想到大胸吞了吞口水,用力点了点头,“去!”而且他自从来帝都部队还没碰过女人呢!

  李向东松了口气,终于搞定替身问题了。

  ——

  千姗万水。

  顶楼总统套房。

  “宝贝,你不在这些天可是想死我了。”

  墨羌抱着怀里的人不停的亲吻,眼眸难得带着一抹怜爱。

  沐泽白皙清秀的面容有些疲倦,推了推压在他身上的墨羌,“二爷,我好累。”悱恻轻柔的声音有些丝丝清冷。

  墨羌听闻这诱人的声音,更是滚了滚喉咙,“乖,叫声墨爷听听。”

  边说大手一边朝着他的脊背下滑。

  “爷……”

  突然,房门被推开了。

  “二爷!不好了!南坞那面出事了!”

  一名黑衣人匆匆闯入房门。

  正在兴头上的墨羌吓得一软,顿时面容阴沉的可怕!

  “滚出去!”

  “啊!”沐泽惊慌的低呼一声。

  墨羌这才发现两人的被子早已掉落在地,他们都是赤身。

  墨羌看着还没有出去的黑衣人怒嗬一声,“跪下!不准看!”

  然后俯身伸手拽起地下的被子,赶忙遮住身下人儿身体,“宝贝,没事了。”

  沐泽直接躲在被子里,面容有些腾红,他不是害羞而是有些气愤,同时眼眸间闪过一抹冷意。

  埋头跪下的黑衣人身体略微有些发颤,“对不起爷,这件事实在是特别重要。”

  “你最好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墨羌感觉软哒哒的某处,就是一肚子火气,随意系上浴巾,他走下床,来到了床对面的柜子处,从一处取出一只消音枪。

  “二爷,墨壹死了!”

  黑衣男的话让墨羌一顿,他抚摸枪身的手指一顿,眼眸阴暗的可怕,“你说什么!”

  墨壹跟随他有十年之久,一直都是他坚固的左膀右臂,如今竟然死了!

  “墨壹前天就联系不上了!昨天我们派人去南坞查看,发现他们的所在地空无一人,最后在某山区找到了他们的尸身,经过确认,墨壹带领的人全军覆没。”

  墨羌走过来,一把拽住他的衣领,“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可能会全军覆没呢!”

  为了一个小小的宋子川,墨壹可是带领了三十多名精英,那可是千姗万水的所有精势力,他们怎么可能还会失败!

  “爷,我们在现场找到了这个。”黑衣人面容惶恐,急忙从口袋拿出一个东西。

  是一片精致的布料,上面有着一个赦字,鲜红像血,而且还是用丝线所绣。

  墨羌接过,看到它的瞬间眼眸满是惊恐,

  莫家死士怎么会在那里!

  随后面容略过一抹凝重,莫家长老们肯定是发现了什么!

  距离出动莫家死士已经过去二十年了!二十年前墨殊战场被杀,莫家长老一气之下派出一百名莫家死士去报仇,不到一星期,来那支异队悄无声息的死在了山谷密道之中。

  整整一千余人,被发现时已经腐烂变臭到看不出模样,这件事瞬间引起了国家的重视。

  自那莫家为了避嫌,将莫家死士封存,除了墨家嫡系知道莫家死士,没有人知道,但却不想他们如今又出现了!

  想到这里墨羌面色有些阴沉,“宋子川死了没?”

  “他没有死,但我们接近不了他,因为有两支队伍在暗中保护他。”黑衣人回答道。

  墨羌一脚蹬开他,嘴里叱道:“一群废物!”

  莫家长老们肯定是发现了宋子川的身世,否则他们绝对不会出动死士!一旦莫家插手了这事,宋子川这次不死,那下次他们绝对更近不了他的身!

  墨羌狠狠把手里的布条扔在地下,眼中有满是燥怒,莫家死士既然敢把他的人都杀死,那莫家长老必然是知道了他在针对宋子川。

  在墨家残害同系是要被惩罚去狼人古待一个月的!如果莫家长老真要定罪,那他绝对少不了这惩罚!

  不行!他不能去那地方,一旦去了那就是不死也得脱层皮!

  墨羌眼眸微眯,脑海里突然想到了一个人,顿时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他走到床头取了电话,径直去了客厅。

  莫世集团副总经理办公室。

  墨辰正在吃午饭,四菜一汤,是薛环芸亲自派人送过来的。

  墨辰吃着饭,玫瑰花瓣唇微微扬着,面容一片柔和。

  奶奶怕他吃不惯这里食堂的饭,担心他吃多外卖伤身体,自打他上班开始就天天给他送饭。

  叮铃铃~

  墨辰随意扫了眼手机屏幕,但那个号码却让他一怔。

  如果他的记忆力不错的话,这个号码是墨羌的吧!

  他从小就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这个号码在他十年前就已见到过一次了!

  墨辰慢条斯理的吃饭,并没有着急接听,眼眸却升起些嘲讽。

  这个时候这位二叔来电,想来他是害怕了吧!果然还是莫家厉害,那么这次是他,那下次就会是自己了吧。

  墨辰吃完饭,电话已经响了不下十次了,他这才接听。

  “墨辰,我是你二叔墨羌。”那头中年男人声音有些恼怒。

  墨辰眼眸微敛,漂亮的薄唇微掀,“原来是二叔啊!我还以为是哪来得推销电话。”

  墨羌那头听闻冷哼一声,“墨辰,我如今有很重要的事和你探讨,这件事有关你的生死存亡,下午请你来千姗万水找我。”

  墨辰呵笑一声,“二叔这口气不仅大,而且这吓唬侄儿的手段也是层出不穷,说得我都害怕了。”

  “你别以为是我在开玩笑!我要和你说的这件事是有关你的身世,你不来一定会后悔的!”

  墨辰听闻面容淡定,丝毫没有任何情绪,只是淡道了一声,“哦”。

  “墨辰,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你压根就不是墨家的孩子,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下午五点我在这里等你,你想要下场不是太惨最好还是来找我!”

  话落,那头率先挂了电话。

  墨辰将手机放在一旁,面容依旧没什么波动。

  自打他七年前意外发现自己的血型是ab型时他就已经疯了!

  她母亲是o型,父亲是罕见的熊猫血,他怎么可能是ab型的血!

  后来他在学校门口看到过一个长相和他十分相像的女人,那个女人他有印象,在他上小学时那个女人就走偷偷跟踪过他,被自己发现后还曾抱着他哭,所以他印象深刻。

  那天他淡定的上前和那个女人交流,女人看到他只有泪水,他心跳有些压抑,趁她不注意拿了她两根头发。

  女人什么都没说便走了,自那之后,他没有再见到过那个女人。

  四年前,十六岁他抑制不住心里的好奇,将两那两根保存完好的头发和他的进行基因检测。

  两人dna值高达99

  他脑海里满是那个女人泪流满面的画面,还有她那匆忙逃离的背影。

  他心里很难过,他不明白那个女人既然哭那么伤心,那当初为什么要将自己就在墨家。

  他以为墨家知道他的身份,只是怕他伤心才没有告诉他,正当他准备告诉奶奶这件事时,三叔突然带他去了莫氏主家。

  墨家子孙要在十六岁时去被任命身份,而他被任命为了墨家第一百二十八代嫡系传人令,并且需要在十八岁滴血认领家主继承令,并将会在二十二岁时继承墨家,成为新一任墨家家主。

  只有墨家嫡系血脉才能继承家主之位!

  他那时才恍然大悟!原来并不是墨家骗了他,而是墨家根本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那就意味着是他骗了墨家!

  那一刻他慌了,亲生母亲不要他,但是墨家的爷爷奶奶三叔三婶还有姑姑姑父对他好啊!

  如果他不是墨家的孩子,那他们还会对自己好吗?

  答案他不敢去想,他怕那份好消失,他怕他们会不要他,所以他退缩了,他没有把这件事情说出来。

  这么多年,他们越对他好他就越愧疚,但心里却自私的舍不得他们。

  在国外的四年他培养了自己的势力,动用一切资源调查方年的事。

  答案告诉他,他是被掉包了。

  他沉默了。

  他没有在继续查下去,而是开始寻找那个他!他享受了那个男孩应有的幸福生活,他只是单纯的想补偿他。

  回国后,奶奶的抱着他哭,怒骂爷爷将他一人丢在国外,说对不起死去的父母,那晚奶奶摸着他的头给他讲了许多父母的事,奶奶哽咽悲痛的声音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那刻他突然恍悟。

  他错的离谱,奶奶对他的爱源于她挚爱的儿子,而他却压根不是她的亲孙子,他不仅偷偷享受了她老人家二十多年无微不至的宠爱,而且甚至还自私的想独占一辈子。

  她已经六十岁了,他怎么可以这么没有良心的继续欺骗下去,正当他准备开口告知她真相时,姑姑出事了,所以这事拖到了现在。

  回想至此,墨辰闭了闭眼,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

  天赐医院。

  “季暖姐姐,我害怕!”上官卿儿水汪汪的眼睛里有了丝胆怯。

  “没事,我去取结果,你在这里等一下。”身穿白大褂儿的季暖给了她和放心的眼神,然后进了取样室。

  上官卿儿抿着嘴巴,有些紧张的拽着衣角坐在外面的座椅上等待。

  没过一会儿,季暖就出来了。

  上官卿儿猛的起身,“季暖姐姐,怎么样?”

  季暖捏了捏她的小脸,“没事,血测结果正常,但是回去得坚持吃那些药。”

  上官卿儿吐了口气,“还好还好,我都快吓死了。”

  季暖点了点她的脑门,“这下也算给你个警示,以后千万不敢再乱吃那些东西了。”

  上官卿儿狠狠点了点头,“我肯定不吃啦!”

  “好啦,我送你出去。”

  两人刚出了大门,眼尖的上官卿儿就看到了王君昊的车,她抬手挥舞大喊道:“君昊哥哥!”

  季暖抬眸扫视一圈,这才看到从车上下来的王君昊。

  王君昊走了过来。

  上官卿儿呵呵一笑,“君昊哥哥你来和季暖姐姐约会吗?”

  王君昊勾唇,“是啊,卿儿怎么在这里?”

  上官卿儿一噎,随后嘿嘿一笑,“那个,你们聊,你们聊,我就先走了。”

  “季暖姐姐拜拜~”

  看着一溜影不见的上官卿儿,季暖无语一笑,这哪里是怕打扰到他们,这分明是怕王君昊发现她的秘密。

  “上班累不累?”王君昊摸了摸她的脑袋,感觉她穿白大褂儿还挺好看。

  “我不累。”季暖拿开他的大手,大眼睛直视他,“你这个点不是上班吗?怎么来了?”

  “今天请假。”王君昊道。

  季暖闻言轻笑,他自己开的律师事务所,他自己是老板,哪还有放假一说。

  “你就装吧。”

  王君昊解开黑色西装的两颗扣子,黑眸盯着她看,低笑道:“为了给你洗衣服,我今天旷工一天,感动吗?”

  “滚粗!你不是自愿的吗!”季暖白了眼他。

  季暖抬手看了看时间,“好啦,我还要上班。”

  “那走吧。”王君昊揽着她的腰往医院里走,季暖急忙把他的手拽下来,“这么多人你干嘛!”

  王君昊又握上她的小手,“我们是正常的男女朋友。”

  声音略带委屈。

  季暖一噎,她这人向来吃软不吃硬,看他这副小可怜模样顿时心软了。

  没再挣脱他的大手,“要不你回去吧,衣服不用你洗。”

  王君昊嘴角上扬,无声一笑,捏了捏人儿的手心,“没事,我乐意给你洗。”

  季暖听闻小脸一红。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