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读看看 > 玄幻奇幻 > 蜜婚甜宠之军少撩人 > 第九十二章 义不容辞
蜜婚甜宠之军少撩人

《蜜婚甜宠之军少撩人》

下载本书添加书签

第九十二章 义不容辞

  写完最后一份报表,苏柠伸了个懒腰,看见已经到下班点儿了,便脱了外套的白衣褂儿准备换衣服下班。

  “小柠,下班啦?”秦敏走进来,看着苏柠笑着问候道。

  “敏姐。”苏柠笑了笑,相处这段时间,她感觉这个女人确实很好,和她也挺聊得来,两人便多了几分惯熟亲昵。

  “今天你临危不乱的样子特别好,那会儿其实我拿刀的手都有些发抖,你却能镇定自若的安排,我们谢谢你,更替那个获救的小生命谢谢你。”秦敏感叹的说道。

  “敏姐你客气了,我们都是一个整体,用一句俗语来说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什么谢不谢的。”苏柠笑笑。

  今天手术的女人有些轻度抑郁症,精神不是很好,而且整个人又特别瘦,敏姐是建议她剖腹产,这样对她和孩子都好。

  但女人为了不留疤,坚持选择顺便。

  手术过程中意外发生了,孩子脐绕颈三圈,而且女人也因疼痛情绪开始变得有些暴躁,不配她们,一直闹腾,孩子当时又是那种情况。

  后来,刘肖肖和周艳把她按住,秦敏这才动的手,但途中却不想被那女人挣扎中手术刀划伤了刘肖肖,场面有些失控。

  当时处于顺产,孩子已经看到头,又不能打镇定剂,她们每个人都有些心慌了,说不紧张是假的。

  脐绕颈三周,胎儿可能会因缺氧出现危险,此刻最好的选择就是终止妊娠,或者进行剖腹产。

  “昨天才感觉我真是捡到宝,没想到你这么优秀,刀功这么利索,就连缝合伤口的方法也和我们不一样,真是堪称完美!”秦敏道。

  她确实是被苏柠惊艳住了。

  迫于无奈,手术只好进行了剖腹产手术,但她拿刀的手却有些不稳,情况紧急,刘肖肖和周艳又不敢上手,后来苏柠说她来。

  当时秦敏下意识的反应是拒绝,不管苏柠有多优秀,但毕竟是新来实习毕业生,如果出了什么意外,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秦敏坚持自己主刀,但第一刀她有点小失误,苏宁没有犹豫直接接过手术刀进行了下面的流程。

  看着她熟练的一系列动作,秦敏的心瞬间放了下来,退身为辅助手帮助她一起完成手术。

  手术非常成功,大人孩子都脱离危险,她们几人瞬间松了口气。

  说实话。天赐医院从开始到现在,秦敏也没有遇上过这么一位特殊的病人,难度大不说还得考验人的心里素质,她都没有遇到过,更别说刘肖肖和周艳两个刚上班一个月的新人,所以她才对苏柠佩服不已。

  “小柠,你拿刀的动作很熟练,而且缝合技术特别惊人,瘢痕还明显,你看着不像是新人,是不是之前有实习过手术?或者还是跟有师傅?”秦敏到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对于苏柠的手法好奇而已。

  “没有,我就是喜欢手术刀,那会儿在学校的实验室就喜欢研究这些,糟害了不少小白鼠,孰能生巧罢了。”苏柠浅笑。

  师傅她是不能暴露的,虽说过了二十多年,但保不准那些人还在追查他的踪迹,所以为了更好的保护好师傅,在危险没有解除之前,她便不会去说。

  秦敏感慨不已,“你可真是个天才!以后有什么大型手术我带你去,多磨炼磨炼你的成长会非常快速。”

  她当下心里就有了这个决定,把苏柠快速培养出来,对医院对病人都是一件好事。

  “谢谢敏姐。”苏柠浅笑。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这又耽误了你两分钟,你收拾收拾快下班吧。”秦敏笑着指了指钟表,这两天倒是科室病人不太多,所以都是准时下班。

  秦敏走后,苏柠刚穿好衣服准备走,周艳走进来了。

  “苏柠今天你可真厉害,这是要下班了吗?”周艳挽唇淡笑着问道。

  她黝黑的长发依旧是青涩的两条麻花辫,面容清秀含蓄,身材中等,此刻穿着白色衣褂儿看着格外文静。

  苏柠微笑着和她点了点“刚下班,准备回家了。”

  这个女孩看着娟秀文静,但和人直视时会率先垂眸,这是种不自信的表现。

  “对了,苏柠你住哪里呢?”周艳放下手里的查房手册,和苏柠闲聊着。

  苏柠看了看时间,看着她回答道:“我住得离这里不远,在碧落汀。”

  “碧落汀?是租的还是买的呢?听说那边的房子超级贵,而且住的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周艳先是一惊,眼眸紧盯着她,感觉苏柠背后的男人越来越神秘了。

  “呵呵,其实也还好。”苏柠浅笑着,都不知道怎么去回复她了。

  “能冒昧问一下你老公是什么人吗?”周艳走着靠近苏柠,像是开玩笑似的问道。

  她实在有些好奇一个当兵的是怎么办到的,可以让苏柠穿名牌,住豪宅的。

  苏柠笑容变淡,对于这种调查户口一样的形式她有些反感,“我老公就是个普通军人,没有什么特殊的,时间不早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礼貌的点了点头,越过周艳离去。

  周艳脸上有些尴尬,看着苏柠离去的背影,眼眸有羡慕也有一丝嫉妒。

  *

  西城基地。

  “终于从这鬼地方出来了,累死我了……”马大峰灰头土脸的从大铁门里出来,不断的擦拭着额头的汗水。

  里面那个小白脸简直就是个魔鬼,今天考核的那些东西大部分他压根都没有见过,像什么负重爬山简直就是要他的命!

  所以可想而知他考核的结果必然是过不了,他感觉肯定是那个宋子川是针对他的,今天虽然是考核的体力,但除了基本长跑外其他都是得动脑子,他一个没上过两天学的人那里会那些个东西!

  所以他才偷偷溜出来,准备去找一队的队长。

  “你在这里做什么?”

  突然,背后传来清冷的男声。

  马大峰猛的回头,就看见一身军装的宋子川正在不远处,他手里拿着教鞭,眸色淡淡,正看着他。

  “没、没什么,就是出来看看……”马大峰说话有些结巴,当下额头就出了一层汗!

  “是吗?”宋子川淡淡扫了眼他,朝这边走过来,手里拿着的教鞭一晃一晃的。

  马大峰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是、是。”他声线有些不平稳。

  啪!

  宋子川手里的软鞭轻轻甩了一下,空气中响声巨大,可想而知抽在人身上有多么的疼。

  “队长、我、。”马大峰有些心慌了。

  “这鞭子是我接手二队时李秘书亲自授予的,不遵守纪律,不听从指挥,不服安排的都可以打,这东西有一个好处就是伤皮不伤骨,打上虽说挺疼但却对身体没什么大得影响。”宋子川摸着皮鞭,没有去看他那副怂样。

  “队长我、啊——”

  马大峰话没说就被突如其来的刺疼感痛到喊出声。

  好疼!右腿小腿处就像被人拿木棒打了一棒子似的,他双腿颤抖到站不稳。

  抬眸看向宋子川的眸子满是赤红,这个小白脸竟然真的敢打他!

  不等他缓过来,紧接着第二鞭又朝他袭来,他下意识的拽住鞭子,看着鞭子那头的宋子川满脑子都是要替自己报仇的念头。

  “啊——”马大峰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想要扳倒他,却不想宋子川纹丝不动。

  “我宋子川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逃兵叛徒,恰巧这两样还都被你占了!”宋子川眸色一冷,他的队伍里绝不允许能有这两种人!

  “老子和你拼了!”马大峰甩着健壮的体格也朝宋子川冲了上来。

  宋子川握紧了拳头,马大峰冲上来的那刻,他弯腰后仰,直起身子来的那刻硬实的拳头当下打在马大峰的左脸上,同时抬脚朝他就是狠狠一踢,瞬间马大峰就躺在了地上。

  宋子川的力度格外猛,这也离不开他十年如一日的每天锻炼耐力,宋子川坚持他自己的一个道理,优秀的士兵不一定有好的耐力,但有耐力的士兵他一定能培养成一个优秀的人才!

  他大大小小带过不少人,从他手底下出来的,你让他们负重爬五座山都没问题,第二天照样能参加训练。

  “马大峰!我以血刃队长的身份通知你,你所犯个人错误严重,我上报情况后,总队决定将你除名并且因为涉嫌泄露军事机密最终接受法律的制裁!”

  据宋子川所收集的证据,这个马大峰在去年曾向神秘人传送过信件,信件内容便是涉嫌有关他当时所在地方的军事基地具体位置和迁移时间等。

  这些都已经构成了法律责任,所以他将为此承担他应有的后果。

  *

  苏柠坐车回到家,便开始洗手准备做饭。

  她午饭在医院少吃了些,准备中午回来包饺子,然后晚上和宋子川一起吃。

  今天早晨跑步还无意中听见宋子川说部队里的饺子没有罗母包得好吃,她便想要好好做顿饭,随后又想起来后世她拿手的烫面饺子,便有了这个念头。

  烫面饺子,就是字面意思,用滚烫的开水浇洒在面粉上,然后快速和起来面团,要不停的柔着面团,大约在十分钟后用盆盖住,然后在等上约半个小时后开始弄成皮,这样包出来的饺子熟了后很筋道特别有嚼劲,吃着很香。

  苏柠先和好面团,然后才去调的馅,白菜香菇的素馅。

  这两天天气也处于换季期,天气干燥,人们容易上火,饮食上还是吃些清淡的为主,而且又是晚饭,所以她也没敢包太多。

  都弄完后,苏柠才拍了拍脑门,“这脑子,二叔二婶还等我电话呢!”

  赶忙找到了王局长那张名片,思想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打这个电话。

  苏柠感觉还是不合适,王局长和她不过是一面之交,她贸然去让人家帮忙不礼貌。

  而且此事又涉及到当地帮派和政府之间的关系,估计他们也不想掺和这种事情,谁回去找这些个麻烦。

  想了半天,最终苏柠还是从包里掏出师傅教给她的电话号码,盯着看了半天,苏柠拿起手机拨了出去。

  这个好赖还算她名义上的师兄不是,相比较吴局长似乎还是他和她比较亲近吧?

  手里电话通了,

  “喂。”

  男人的声音透着一丝慵懒,夹杂着些许上位者的威慑力。

  苏柠咬了咬下唇,“师兄你好,我是苏柠,今天冒昧打扰你是有事相求。”

  她不喜欢拐弯抹角,能从师傅的言语间听出来这个师兄也不是那种喜欢拐弯抹角的,所以她直接开门见山,说出了自己打电话的目的。

  人家帮她会记住这个恩情,如果不帮她也不会去说些什么,帮你是情分,不帮是本分。虽说是师兄妹,但连面都没有见过,这么冒昧的去让人家帮忙的确有些唐突了。

  “是小师妹吧,你好,我是殷晏,老头最近身体怎么样?”

  苏柠一愣,师兄知道她?

  反应过来才知道她说的老头是指师傅,苏柠道:“师傅这段时间身体还可以,不过今天早晨突然有点晕,我已经安排好了,明天会带他去检查一下,师兄你放心。”

  “辛苦你了,至于你要说的事情老头已经跟我说了说,这件事半个小时后就会有结果,以后不会有人敢找他们麻烦,小师妹安心就行。”

  苏柠浅笑安然,没想到师傅都给她铺垫好了,这倒是避免那种尴尬场面,好歹人家还知道你是个谁。

  “多谢师兄,初次见面就给你添麻烦,日后你有需要但凡是我能帮上的我一定全力以赴。”苏柠认真道。

  师兄有背景或许用不着她的帮助,但人这一辈子世事难料,需要她时她肯定会义不容辞的去帮,苏柠也会把这份情牢记在心低。

  “小师妹不用客气,举手之劳。”

  又简单的交流了两句后苏柠才挂了电话。

  苏柠心里的石头顿时才放下,黑势力有黑势力的解决方案,如果让警察贸然插手那又是其他危险,所以师兄说既然能处理好,以他的身份地位肯定就没问题。

  想到这里,苏柠又给苏母打了个电话。

  “柠柠怎么样啊?王局长有说什么吗?”那头苏母的声音依旧着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