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读看看 > 武侠修真 > 六瓣梅之京城风云 > 第四十八章 再战摘星楼
六瓣梅之京城风云

《六瓣梅之京城风云》

下载本书添加书签

第四十八章 再战摘星楼

  几日后,程无双骑在一匹高头宽额红马上,身子随着骏马的步蹄慢慢上下起伏,那红马在程无双的驾驭下,不累不慢来到摘星楼大门口。

  “程头,您回来了。”领头差役上来打招呼。

  “集合队伍,随我入楼搜查!”程无双翻身下马,深怕耽误一刻。

  “是!”

  她这次手握皇上御敕令牌而来,一心只想着找人,就算把摘星楼翻个底朝天,也要找出李沧海来。

  队伍迅速整集到位,虽然只站了两排,不过二十多人,程无双却像站在千军万马前一样,趾高气昂地训斥一番,末了,她小手一挥,抖开通缉令,将李沧海的画像展示于前,“兄弟们,记住这个人的样子,进了楼,掘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来。”

  程无双说完,把通缉令扔给旁边的捕快,“进楼!”一声令下,两队差役跟着程无双进了摘星楼。

  摘星楼的大厅里,慕成雪早就恭候多时,身边站着翠娘和楼里所有的女仆与伙计。

  程无双一出现在银街,她就立刻得到消息,因此早做好了准备。

  “见过程无双大人。”慕成雪恭敬而又客气地行了个礼语气却很生硬。

  “哼!”程无双从鼻子里喷出一口气,也不搭理慕成雪,只朝身后二十个衙役使了个眼色,口中崩出一句“搜!”

  慕成雪抢先拦在二十个汉子前,张开双手,那架势,仿佛是要用身体性命保护摘星楼一样。

  “雪姑娘,这是何意啊?妨碍刑部公务,可知该当何罪。”程无双厉声问。

  “程大人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这里可是吕昌济吕大人的地产,不是你一个小小的刑部缉捕说搜就能搜的地方。”慕成雪回敬道。

  “好,我动不了吕大人的铺宅,那你看这个人可以吗?”程无双亮出黄金令牌。

  慕成雪双眼一亮,瞬即又恢复平常,“我说今天程大人怎么趾高气扬,意气风发,原来是有了上意。”

  “你既然识得圣上令牌还不闪开?!”程无双喝道。

  “不过,程大人,小女子提醒一句,这黄金令牌也不是那么好掌的。替圣上办事可不是刑部办案,没你想的那样简单。”慕成雪冷冷地说。

  “多谢楼主提醒,你到底让不让开,难道想抗皇命?!”程无双再次举起黄金令牌。

  “不敢,程大人请便。”慕成雪放下双手,站到一旁,“这就是我们摘星接所有的人,程大人请吧。”

  “算你识相!不过,本官还是要去楼内查探一番,以免楼主有所遗漏。”程无双轻蔑地看了慕成雪一眼,而后对自己身后二十个跃跃欲试的手下说道:“给我搜!”

  “是!”二十个汉子一齐大声应道,声音之大把摘星楼的屋顶都要震塌一般,俄后,迅即分成几队向楼里各处扑去。

  “姑娘。”翠娘声音有些发抖,看着程无双这阵势,她心里打鼓,不由自主地靠近慕成雪,用手轻轻拉了几下衣袖。

  慕成雪转过头看到翠娘焦急的脸,视线略略扫过身后的伙计与侍女,大家或紧张或焦虑,脸上都笼罩着一种恐惧的氛围和情绪。

  慕成雪右手轻轻拍拍翠娘,平静地说:“翠娘,安心,程大人决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京城是天子脚下,皇城墙根。”

  程无双听到这话,立即回应:“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如果有人知情不报,依律连坐!”

  慕成雪知道程无双这是攻心为上,逼得手下人跳墙自保。

  她以少有的音量对自己的伙计、侍女说:“我们摘星楼在银街上做买卖不是一两天的事。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什么样的碴没碰到过,不都挺过了!请大家相信刑部,只要平时谨言慎行,不触犯律文,就绝不会有事!”

  话音刚落,楼上就传来一阵翻墙倒柜的“哗啦”声,惹得大家心慌意乱、东张西望。

  程无双则颇得意,看着惴惴不安的伙计和侍女,她再次展开通缉令,“今天,我只抓图中之人,你们有谁知道这人下落的,现在说出来,就可免罪。若等下搜找出来,我要治你们窝藏嫌犯,将尔等通通下狱论刑!”

  几个小吏将草绘的嫌犯人像展示给大厅里的每一个人。

  慕成雪一惊,这还了得,欧阳正如每次回来摘星楼都是前头伙计接待,再由翠娘带到听雨阁。要是哪个伙计抗不住了。

  只见慕成雪缓缓走出来,说道:“诸位兄弟姐妹,摘星楼平日做什么生意?待大家如何?相信大家都心中有数。今日,吕少主同刑部有隙故遭刁难,人在江湖,凭的是一个义字,别的话也不多说,只希望诸位不要做那昧良心的事!”

  慕成雪故意把少主说得很大声,她想提醒手下,以少主的作派,即使今日跳墙,苟且得了性命,明日也会惨死在六瓣梅手上。

  侍女和伙计们都沉默了。程无双见攻心无果,心里气又急,慕成雪又话里有话。她用力拽了一下慕成雪的袖子,想把她拉回去,不想那衣袖竟被扯了下来,露出一截雪白的香肩。

  慕成雪慢慢拉起衣襟,将裸露的香肩掩了回去,不紧不慢地说道:“程大人,刑部办案都这么粗野吗又或者程大人以为手执圣令,便可置礼法于不顾,为所欲为呢!?”

  慕成雪话语里带着几分挑逗和轻蔑,程无双嘴巴一撇,等下拿了证据还怕治不了你!便坐在一旁静等。

  程无双哼了一声正想作罢,岂料翠娘对慕成雪说道:“现在的官吏是越来越没规矩,大庭广众之下扯开姑娘家衣服,叫姑娘你以后怎么去见人?管它什么刑部、鬼部的,这事定要去衙门好好说道说道,不然,天底下姑娘的衣袖都可随便叫某些的脏手给扯了。”

  程无双忍无可忍,冲到翠娘面前,左右两记耳光招呼过去。翠娘两颊阵酸痛,两手各捂着一边,眼泪溢出眼眶,眼睛怔怔看着面前怒气未消的程无双,支支吾吾地说:“你你”

  “还敢胡言?都给我闭嘴!老妖婆”程无双转过脸,大声吼道,“再有言语者,以阻碍查案论!”

  “原来,这就是程大人的手段,小女子今日算是开了眼

  了。”紧接着,慕成雪毫不客气地顶回一句。

  “来人,把这个人抓起来!”程无欢挥舞着双手,气急败坏地冲手下吼道。

  几个差役迅速将慕成雪围在中间,慕成雪面无惧色,正在此时,一个清亮的声音从大门口传来,“住手!!”

  众人寻声看去,只见石清泉站在门口,右手五指张开,伸向前方,双眼瞪得像山门前泥塑金刚的眼睛一样。大厅里,不管衙役也好、摘星楼的侍女、仆人也罢,都被她吸住了目光。

  “我去!又有什么节目?”程无双翻了个白眼。

  只见,石清泉大步流星,走进衙役们的包围圈,站在慕成雪身前,挺胸昂首,以身护住慕成雪。

  “你这是唱哪出啊”程无双走到石清泉面前说。

  “你管我唱哪出?我只是看不惯你欺负人。今天,你们没有凭据,就不能胡乱抓人。”石清泉从客桌边撩起一条板凳,指向周围的捕快。

  蓝衣捕快们见状,“唰唰唰”下意识地把腰刀都拔出来,雪亮的刀锋在石清泉眼前晃来晃去。

  还要演武行?程无双见场面要失控,连忙挥手,口中不停地喊道:“把刀收起来,快收起来。”

  众捕快你看我,我看你,彼此犹豫了一番,还是慢悠悠地把刀插回刀鞘。

  程无双又转向石清泉,指着板凳,“你也放下,拿举着不累啊,手都哆索了!”

  石清桌白了程无双一眼,把板凳放下,一屁股坐在上面,使劲甩了几下有些酸疼的手臂。

  程无双向石清泉近前一步,和颜悦色地说:“你怎

  么进来了?我不让你守在外面吗!”

  “外面多冷情,我就站在门口看热闹。嘿,这一看可

  不打紧,才发现里面着实热闹的很啊。”石清泉把腿搁在另一条腿上。

  “你想热闹,边上看看就是啦,出来现什么洋相?走走,快出去!”程无双不耐烦地皱起眉头。

  “嗳,本姑娘倔脾气来了,就不出去,你这是仗势欺人,而且还是仗皇帝爷爷的势,犹为可恨。本姑娘最看不惯欺压百姓的官吏,今天这事被我撞见了,我就管上了!”石清泉站起来,居高临下,俯视程无双的宽额头。

  “我有皇上御赐令牌,奉皇命办案,先斩后奏,何况我是替你抓凶。你身后的这人几次三番打扰我问话,妨碍公务,所以我要拿下她按律治罪。你快闪开,不然你也”程无双本想说将石请泉与慕成雪一起拿下,但最后却还是收了口。

  “石姑娘,适才我与程缉捕话不投机,程大人将我衣袖扯下。我并没有多说,下人申辩了几句,不想程大人竟动手打人。石姑娘,摘星楼久在银街经营,街上的捕头、街长哪个不知道我们守法经营的名声,怎么会无端妨碍程大人的公务。”慕成雪立即反驳道。

  “你闭嘴!”程无双看见慕成雪张口便气不打一处来。

  “你闭嘴!”石清泉回呛程无双,“我看慕姐姐说的

  句句真切,那位婆婆脸还肿的。”石消泉指指翠娘红肿的双颊。

  “慕姐姐?”程无双惊讶呼喊,“石清泉,你猪油蒙

  脑子了,叫这贱人姐姐?是我在帮你查案,你有没有搞错。”

  “圣人有语四海之内皆兄弟姐妹,她比我大,自然叫姐

  姐了。你这哪是替我查案,替自己出气还差不多!”石清泉毫不示弱。

  “我哪有”程无双一脸无辜。

  “在程大人眼里,我们楼里的茶女、伙计个个都是作奸犯科的嫌犯,迟早都要下狱,根本就不能算人。看谁不听话,打了就是!”幕成雪在石清泉的身后,一字一句的回敬。

  “你这话倒是没错,你们摘星楼就是个贼窝!”程无双怒道。

  “你这样办案是要冤枉好人的,程姐姐!”石清泉急得直跺脚,她大声呼喊着,仿佛要叫醒程无双一样。

  “你少被这贱人蛊惑,叫人当枪使。”程无双指着慕成

  雪也急得直跺脚。

  被别人一句一个贱人的叫,慕成雪心里早就有气,前胸暗暗起伏,好像惟有如此,方能平抚安定自己的情绪。当她再次听到程无双叫她贱人时,再也忍不住了,走到程无双与石清泉中间。

  “程大人,左一个贱人又一个贱人的称呼小女子,无非是看我卖艺赚钱,身份低微罢了。程大人,低微不等同下贱,高贵不等同高尚,有些人身居高位、手握大权却骄纵蛮横,一时得势,便顾不得天高地厚,依我看,这样的人倒不如那些安分守己的低微之人。”

  慕成雪的话绵里藏针,程无双刚要发作,旁边一个捕快忍不住上前劝阻:“大人,何必做口舌之争?稍安勿躁,等搜出了人,铁证如山,摆在面前,还怕治不了他们?咱可是有皇上的令牌在手哇。”

  一句话点醒程无双,程无双收起怒气:“你安不安分,稍时便可见分晓。”

  说完,程无双退到酒桌边拣一张靠椅坐下,翠娘拽来一张平椅扶幕成雪坐下,石清泉见气氛安静了,也就安心地坐在那条板凳。三人呈犄角之势,楼上则是捕快、衙役们翻墙倒柜之声。

  慕成雪胸有成竹,处变不惊。还用手示意摘星楼的人放宽心。程无双则是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她凭着多年办案经验,再加上唐少的供词和慕成雪的反应,断定摘星楼有猫腻。

  惟有石清泉心情杂,焦急等待结果。她既想程无双能找到珠丝马迹,尽快将凶手绳之以法,又希望慕成雪跟凶手没有关联,能平安无事。

  三个人怀着三种心情在等待。

  “诺大个茶楼,竟也没人给来壶茶?”程无双故意摇头叹道。

  翠娘刚要说话反驳,却被慕成雪拉到一旁,耳语几句。翠娘冷冷看了程无双一眼,转身走开,不过一会功夫,她端着小茶案出来,案上摆着一壶茶,三只杯。

  慕成雪接过木案,先走到石清泉那里,小心倒满一杯,双手递过去。

  “石姑娘仗义直言,淡茶一杯略表敬意。”

  石清泉也不客气,接过茶杯,见冒着热气,就放到

  一旁,连声称谢。

  随后,慕成雪来到程无双面前。二人目光相碰之时,程无双心里暗暗称奇,自己如是三番这般激她,这人竟还能如此卑躬,真是贱奴当惯了!

  慕成雪倒满一杯,双手拿在胸前,程无双看看慕成雪。又看看旁边桌子的桌面。慕成雪会意,将杯子放下,自顾走回去,将茶案交还给翠娘。

  程无双端起茶杯正要饮,却发现竟是一杯冷茶。好

  家伙,同一个壶却沏出两杯不同的茶,真是有意思。程

  无双越来越对慕成雪感兴趣。

  她将茶水一饮而尽,又对慕成雪笑笑,慕成雪没有丝毫回应。

  大约过了一柱香的时间,刑部捕快们对摘星楼已初步搜查了一遍。几个领头的,走下来与程无双碰头,暗暗报告搜查结果,程无双听完脸色铁青,俄后说了声:“要细!”重新把几个捕头打发上楼了。

  石清泉看到程无双铁青的黑脸便猜出七八分实情,想是搜查不顺,没找到线索,这破案便又没了希望,不由得皱起眉头,但一转念,终究是没有冤框好人,眉头稍稍舒展,她看看另一边的慕成雪,慕成雪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趁程无双跟捕头碰头的间隙,慕成雪又着人取了壶茶给大厅里的人续杯。当她看到程无双的脸色,心里安静了几分,但事情还没有过去仍有变数。程无双也不是省油的灯,她还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去应对眼前的难关。

  又过了一段时间,搜查组的人都下来了,个个都板着脸。

  “怎样有什么发现!?”程无双站起身焦急地问。

  这不过是心有不甘的一问,程无双其实已经从手下脸上的表情看出答案,而他们的回答也证实了她的猜测,搜查是一无所获。

  程无双两腿一软,一屁股瘫坐在靠椅上,后背紧贴椅背,双目空洞洞地看向上方。

  石清泉见她如此这般失魂模样,心生怜悯,赶紧走上前轻轻摇晃她。程无双被石情泉摇醒了,定了定头巾,挺直身子坐起。因为没找到线索,内疚地看看石清泉,石清泉端起她手边的那杯凉水送到她嘴边。

  一杯凉水入肚,冷随水浸入五脏六腑,程无双从靠椅上站起,目光聚焦在慕成雪上,一步一步向她靠近。

  慕成雪见状,也缓缓站起,待程无双离自己还有两三步距离时,说:“程大人,可是搜查完了?”

  “捕队是搜查完了。”

  “程大人要不要亲自再查一遍?摘星楼上上下下五百多个房间恭迎程大人。”慕成雪挖苦道。

  “不必了!”程无双摆手大声说道。

  “那么程大人的手下可曾搜到什么?比如通缉犯什么的?”

  “暂未找到。程无双说得理直气壮,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

  “”慕成雪也只是静静地站着。

  程无双不理睬她,转过身对捕快们大喊:“收队,回衙!”

  程无双的队伍,稀稀散散地走到大门口,却被慕成雪的人拦住。

  “这是何意啊?”程无双看了慕成雪一眼,冷冷地问。

  “程大人是装糊涂还是真不知道?小女子也没什么意思,只不过,摘星楼也不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程大人今天没个说法,怕是离不开我这小破楼!”慕成雪从后面走上来,翠娘紧跟在其后,石清泉亦围了过来。

  “我刑部执行公务,还要什么说法?倒是你阻拦公差,可要想清楚后果!”程无双提醒慕成雪。

  “程大人,若只是带人执行公务,也就罢了。我自然是好接好送,全力配合,怎敢阻拦公差,讨要说法?只不过,程大人携天子圣令搜查官宅,却出手行凶,打了我家翠娘两耳光,这也是执行公务吗”

  “你”程无双竟是无言以对。

  “刑部执天子令牌,搜查吕大人官宅,无故殴伤家仆,肆意妄为,若今日没个说法。明日慕某只能一纸诉状向兰台寺监察御使秉明事情原由,孰是孰非,到时想必自有公断。”一席话,慕成雪说的是义正言辞。

  程无双知道桶了马蜂窝,脸白一会儿,红一会儿,窘了半晌,最后咬紧牙,狠狠说:“那,你想怎么样?”

  “简单!”慕成雪把紧随其后的翠娘拉过来,“只要程

  大人向苦主说声对不起,磕头认个错。今天的事,我们就当没发生过,以后,刑部各位兄弟依然是我们摘星楼的客,我们”

  “放肆!”一听说磕头,程无双来了火气,“若不是她口出狂言,我怎会出手教训!一个茶楼老妈子,也配让朝廷命官磕头!”程无双打断慕成雪。

  “既如此,那就兰台寺见了。手持圣谕,无故行凶的名头不知程大人的官帽担不担得起?”慕成雪一挥手,摘星楼的人纷纷让开道路。

  大门敞开,程无双却迈不出步子,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带着捕队站在原地。

  “且慢!”一旁久不言语的石清泉跳出来。只见她小心地走到翠娘身前:“”程缉捕破案心切,言行鲁莽,多有得罪,还请老妈子,噢,不,请婆婆海涵。”

  石清泉说完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慕成雪和翠娘没想到她会出来打圆场,始料不及,一时无言,愣了一会,翠娘先开口说道:“冤有头,债有主。打人的又不是姑娘,姑娘何苦这般!老身消受不起。”

  石清泉直起腰,抬头看着翠娘,“程缉捕是为尽快抓住杀害家父、家母的凶手才来搜查摘星楼,不想尽引出一段不快,让婆婆受苦,归根到底,事因在我。我在这里给您赔礼了,婆婆大人有大量,切莫别较真。”

  石清泉又是一拜,把头深深低下。

  “这”翠娘心软了,但又不愿这么放过程无双。

  石清泉“扑通”跪下,带着哭腔:“若婆婆还不能消气,就扇我两巴掌解解气吧。”

  这一跪,众人都惊了。程无双尤其吃惊,先前她只道石清泉猪油蒙住了脑子,跟她唱反调。现在,看到石清泉为保

  自己,竟不惜下跪,挨打,心里颇不平静。

  翠娘赶紧去扶石清泉,不料,石清泉双膝生了根,就是不起,还大声说:“您不答应,我就不起来,一直跪到您消气为止!”

  “姑娘起来说话,先起来”翠娘边扶边救助似的看看慕成雪。

  慕成雪叹了一口气,悄悄朝翠娘点点头。翠娘得根

  救命稻草,赶忙说道:“好,我应了你,不追究了。”

  “谢谢婆婆!”石清泉破泣为笑,站起来。

  慕成雪转向程无双,冷冷说道:“今日看在石姑娘的面上,摘星楼就不计较了,还望程大人日后能秉公执法,待人和气,修身养性,减减脾气!”

  程无双撇开慕成雪,带着队伍走出摘星楼,石清泉紧跟其后。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