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读看看 > 玄幻奇幻 > 幻雪圣帝 > 第一百六十章 睁开眼睛的朱雀
幻雪圣帝

《幻雪圣帝》

下载本书添加书签

第一百六十章 睁开眼睛的朱雀

  当殇风说了这句话的时候,冷心面纱下的脸庞变得很不好看。

  “你这是在幸灾乐祸吗?”冷心冷冷的看着他,淡淡的说道。

  “你难道不高兴?”殇风看着这雪,夜色下的雪格外的冷,然而,他的心情还不错。

  “我为什么要高兴?”冷心有些生气,因此她的语气更冷了。

  殇风听到这句话,低下头沉吟了一会儿,觉得有些事情需要说清楚,因此他走到小亭外,站了好久。

  这件事,他需要想想。

  时间达达达,随雪乱飞而逝。白白的雪落满了他的肩头,落满了他白如雪的长发。

  他抬头看着白色的雪,看着明亮的月,忽然感到了很不可思议。

  因为,他的心境乱了。

  纵使清风吹拂万千月光,也吹拂不回他原本明如水而今乱如麻的思绪。

  他越想越乱,只是因为他怕了。

  他想了想,终于下了决心,然而他还是背对着冷心,他说:“我不想让你成为皇后,我也知道你并不想成为皇后,所以,我希望我们可以在这件事情坦诚相对。”

  听到这句话,冷心沉默了,默默的低下了头,看着她脚下被凌乱吹拂的雪,同样想了很久。

  殇风在等待着她的回答,准确说是答案。

  然而,他却听到了此刻最不喜欢的话。

  “为什么?既然坦诚相对,我希望你可以说实话。”冷心说了这句话,然后殇风的脸色倏然而苍白。

  坦诚相对,为什么?

  该怎么回答他不知道,实际上,他并不知道答案。因为,此刻他的心对‘爱情’还处在懵懵懂懂,模模糊糊的阶段。

  因此他选择了逃避这句话,他说:“当初冷孤倩把事情都告诉我了,你是为了逃避出嫁而逃出影神宗的。”

  “你知道我不是在问这个。”冷心面纱下绝美的脸庞勾起了一层凄美的笑,她琥珀般美丽的睦子里冉冉升起了一层水雾,她昂起了头,继续说,“既然你说坦诚相对,那我便对你坦诚。”

  “我只需要向你坦诚一句话,我的心你真的不明白吗?”她鼓起了勇气,带着朦胧的妙目走到了他的面前,眸中不再是冰冷,而是用柔柔如水的目光正视着他。

  殇风第一次不敢正视一个女人的目光,所以他迅速地低下了头。

  看到她眼神的那个瞬间,殇风有种拥她入怀的冲动,然而,他克制住了。

  所以,他低下了头。

  曾经的他,被世间的人,被世间的妖,认为是最无情的人。

  曾经他也一直认为,情之一字,对他太过遥远。

  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情’会靠得他这么近,近在咫尺,因此,他心乱如麻。

  她看着他低下了头,心中再也遏制不住那撕心裂肺的痛,晶莹的泪水一落便是千行。

  雪色,月光,心伤,泪滴,悲煞人。

  她没有在说什么,只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一阵悲风起,她的身影消失了。

  觉察到她的离去,殇风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量,瘫倒在了地上。

  他躺在地面上,地面上早已是白雪。

  覆着白雪,他看着月光,思绪如无主的蓬蒿般,飞呀飞

  清风白雪月色。

  断崖,美人,朦胧。

  她一袭白衣飘飘,孤零零地站在断崖之上,任风吹乱他凌乱的发丝,任风吹乱她的衣袂飞舞,任风再怎么吹也吹不掉她心中的悲伤,任风再嚣张,也吹不回她乱了的思绪。

  今天,是第二次了,第二次被他拒绝。

  她终于明白了,第一个抱她的男人,第一个吻她的男人,心中并没有她。

  她明白了,因此,她知道,这一切只是她的一厢情愿,她想,是该放手了。

  想到这里,她忽然想起了那个高高在上的王子。

  她的心中忽然有了一种负罪感,帝国的王子是她的未婚夫,她却背着他,喜欢上了其他的男人。

  虽然她并没有见过他,可是那一纸婚书还在,她就永远是他的女人。

  可这个女人,不贞。

  所以,她心中升起了对她自己的无限厌恶。

  就着白雪夜色,她的心最终放开了,她想,既然她注定是王后,那她还是尽快斩断她对他的那情丝吧。

  或许,或者肯定,这一辈子,就让我们做个朋友吧

  想着想着,她的泪水涌入泉,滑落,一粒粒晶莹的冰珠。

  莲沉拥着幽雨兰,在一座山之巅看雪景。

  静谧的听得见,雪落的声音。

  他们的心中无限好,无限的快乐。

  莲沉说:“你找了一个好男人。”

  “我怎么不知道?”幽雨兰故作惊讶的说,然后她昂起了头,美丽的眸子对上了一双有些怒气的眸子。

  “我不是好男人吗?”莲沉轻轻的说了这句话,然后说,“我英俊潇洒,背景深厚,最重要的是我非常负责。”

  “不要脸。”幽雨兰嗔了一声,然后说道,“你知道在我的眼里什么才是好男人吗?”

  莲沉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这美丽的人儿。

  幽雨兰柔情的看着他,说:“在我心里,我的男人对爱情必须专一,你能做到吗?”

  莲沉心中忽然一痛,为他的身世而痛,然而,他知道,这个时候,他不能犹豫,因为他爱她,他说:“我能。”

  幽雨兰从他的怀里挣扎出来,然后眼神一闪,一把剑出现在她的手上,她冷冷的说:“记住你今天的这句话,不然,就算你是太清道人的徒弟,我也要杀了你。”

  莲沉没有说什么,只是沉默了一会儿,他才坚定的点点头,说:“你也要记住,如果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也定会杀了你,然后,我再陪你,一起去死。”

  幽雨兰听到他的这句话,心顿时情意无限,一下子扑到他的怀里,然后踮起了脚尖,轻轻地吻了上去。

  莲沉缓缓的闭上了眼,抱着她的头,加深了这长长的吻。

  甜美的吻在心间融化开,可是莲沉的心里却是很苦涩。

  他想:“原谅我”

  殇风回到了他的房间之中,他正想睡去,可是这个时候,他的脑海里响起了朱雀的声音。

  这让殇风精神一震。

  然后他的神识立刻和朱雀进行着沟通。

  朱雀此刻的精神还不是太好,但至少是苏醒了。

  殇风问:“你怎么这么快觉醒了?”

  朱雀白了他一眼说:“怎么,我觉醒了你不高兴?”

  “非常高兴。”殇风顿了顿,说,“就是有些疑惑。”

  “你空间戒指里的那枚还魂水我用了。”

  “昂。”殇风如同大梦初醒一样,眼睛忽然瞪大,又发了一声:“嗯—?”

  朱雀彻底的对着他翻起了白眼,然而对这谈话没兴趣,于是转移话题,说:“你这个人,对待感情还真是优柔寡断。”

  听到这句话,殇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你都听到了。”

  “那个时候,我就醒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那时心中很乱。”

  “心乱,说明你并不明白你的心。”

  “我的心?”殇风问道。

  朱雀叹了一口气,然后想了想,说:“你说,你所修的道,是‘无道’还是‘情道’?”

  “以前我对我得‘道’很清楚,可是现在我不知道了。”殇风想了想,说,“你觉得,我修的是什么道?”

  “我只是想说,现在还不到谈论儿女私情的时候。”

  殇风眉毛一挑,然后仔细的想了想这句话的含义,才说道:“这么说,我现在修的是‘情道’?而你的意思是让我修‘无道’?”

  朱雀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只是说:“世间万物本就处在变与不变的矛盾之间,每个人都会改变,也会保持不变。因此,变与不变,‘情道’还是‘无道’你能靠你自己来评定。”

  殇风对这话不太懂,于是他直接说:“能不能直接点?”

  “你觉得你现在修的‘情道’和从前修的‘无道’,哪一个你更喜欢?”

  殇风想了想,想起了和他的朋友们相处的一幕幕,心中感到很温暖,于是他说:“我喜欢现在的感觉。”

  朱雀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随心就好。”

  殇风若有所思,若有所获,却又有好像有许多疑惑,他理了理思绪,然后想起了还有件事情要做。

  “你会不会什么武技?”

  朱雀好奇的说:“问这个干什么?”

  殇风把雾隐圣地大比的事情告诉了他,然后说:“如果我用我自创的武技,恐怕会暴露我的身份。”

  朱雀听到这里,沉吟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没有什么武技可以教你。”

  殇风的心一沉。

  “不过,我可以对你的武技进行改造。”

  殇风的眼睛一亮,然后说:“进还是退?”

  “你自创的武技有太多的限制,因此,我可以让你的武技进一阶或两阶。”

  “改造武技需多长时间?”

  “半个时辰。”

  “这么快?”

  “你自创的武技太垃圾,因此,我可以把武技过程一眼看穿,修改起来不会有太大的麻烦。”

  殇风听到这句话,心中很沉重,他说:“虽然,不太喜欢你的这句话,但比武要紧。”

  “我修改武技的时候,不要打扰我。”朱雀好像忘了一件事情,他想了想,然后说,“你想要修改什么武技?”

  “《九重影诀》《天风寒玄箭》《雪随斜阳断》《苍凉破》《烈焰剑刃》。”

  朱雀说:“千万不要打扰我。”

  殇风点了点头,然后退出了神识,心中虽然还是很平静,可难免生出了一些喜悦。

  这个时候,嘹亮的鸡鸣忽然划破了云天,催开了阳光。

  殇风心想,又是一夜无眠。

  他只是洗漱了一番,然后打开了房门,因为刚下了一夜的大雪,整个雾隐圣地都笼罩在一片白色之中,依稀的清风吹动,卷及其点点丽丽的雪花,在半空飞舞。

  朝阳初升,天际湛蓝如他瞳孔里碧蓝的大海。

  殇风把一切的烦恼抛在了脑后,然后他踏着雪向着风碧玉的居所而去。

  他不知道两个人有没有从沉睡之中醒来,可是,他非常急切的想见她们。

  幽雨兰刚刚从欧阳暮雪的房间之中出来,她淡淡的看了殇风一眼,说:“她醒了。”

  殇风点了点头,很真诚的说:“谢谢。”

  “不用向我说谢谢。”幽雨兰内心的确很平静,她说,“这次的事情,你应该检讨一下自己。”

  他说:“我知道了。”

  “你进去吧。”幽雨兰说完了这句话,然后从她身旁淡淡的走过,“希望你答应我,大比一定要赢。”

  殇风没有回答,只是走到门前敲了敲门。

  “进来。”欧阳暮雪的声音尽管清脆动听,可很虚弱。

  因此,殇风的心再度变得沉重了。

  他推开门,看到了躺在床上,脸色憔悴的美丽人儿。

  她娇美的脸庞此刻白如雪,诱人的唇失去了原先的红润,微微的干裂,看着她虚弱的样子,殇风心中升起了一阵阵的愧疚。

  他走到床边,替她盖了盖被子,然后很真诚很愧疚地说:“抱歉。”

  欧阳暮雪微微一笑,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说:“没有什么可抱歉的。修道之人打杀生死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殇风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被他这么看着,欧阳暮雪感到了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她说:“去看过风碧玉了吗?”

  “还没有。”

  欧阳暮雪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想起了风碧玉那句决然的话,很动人的一笑,说:“风碧玉喜欢你,你知道吗?”

  殇风听到这句话,身躯忽然间僵硬了,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还没好,就忍不住要调戏我了。”

  欧阳暮雪忽然间收敛了笑容,正视着他的眼神,很郑重的说:“我并没有和你开玩笑。”

  殇风没有说话,实际上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欧阳暮雪看着他,有些生气。

  殇风说:“或许只是你的臆测?”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没有使用传音符向你求救吗?”

  殇风听到这句话,沉默了一会儿,深沉的眸子里孕育着任何人也看不懂的深邃,他说:“我一直都在很疑惑这件事情。”

  欧阳暮雪轻轻一笑,苍白而绝美的脸上宛若盛开一朵雪莲般美丽,她说:“一切因你而起,该受到伤害的是你。然而,她却不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