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读看看 > 武侠修真 > 独行在诸天世界 > 第四十三章 郭嵩阳的朋友
独行在诸天世界

《独行在诸天世界》

下载本书添加书签

第四十三章 郭嵩阳的朋友

  而今与郭嵩阳一战,方不言最大的收获就是将上官金虹成功的拉下了神坛,将他重新定义为一个人,一个也会受伤流血,也要吃喝拉撒,最终依旧会或老或病或死的人。

  只要是人,就不会不可战胜。

  想明白这一点,方不言突然大声笑了起来。

  前后两个世界,他从来没有这么放肆无忌笑,但是这样笑,确实爽。

  被他的笑声感染,本来郭嵩阳在闭目调息,此时睁开眼睛问道:“想到什么了,这么开心。”

  方不言此时神清气爽,道:“只是想通了一些事,我看人哪,有时候还是不要把什么事都看得这么明白,看的太透,徒增烦恼。”

  郭嵩阳道:“这些是我在三十岁时才想通了的,想不到你现在就明白了,所以我说果然不能把你当成是年轻人。”

  “哈。”方不言一笑,道:“能在三十岁就想通,已经很好了,有些人一辈子也想不通,到死的那天,也不得解脱。

  如今我算是解脱了。”

  郭嵩阳道:“那就恭喜你解脱了。”

  方不言笑道:“那就这么干巴巴的恭喜吗?”

  郭嵩阳嘴角勾起,道:“你还要怎样?”

  “我要痛快畅饮。”

  “那等你的人怎么办?”

  此时观战的人散的已经差不多了,剩下寥寥无几的人中,郭嵩阳一眼就锁定在斗篷人身上。

  那人也没有丝毫掩饰自己的意思,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负手而立。

  方不言扫了那人一眼,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喝酒。”

  “我请你喝酒。”郭嵩阳道。

  早春时节,一场倒春寒骤然来袭,天空又飘起了雪花。

  郭嵩阳带着方不言迎着雪花走了三十里山路,又行了十里水路,找到一处小摊。

  茶摊太小,只有一张桌子,就这样一张桌子上,还坐着一个人喝茶。

  郭嵩阳径直走过去,将嵩阳铁剑拍在桌子上。

  喝茶的人根本没有理睬,只是闭目品茶。

  郭嵩阳大手一抓,抓住那人的衣领,将那人提溜起来。

  “吆,我道是谁,原来是你。”

  那人两脚离地,依然安之若素,先是睁开眼睛瞥了郭嵩阳一眼,这才慢条斯理的道:“怎么想起找我来了?”

  他的声音很柔和,似乎带着一种安抚人心的魔力,让人不由心生好感。

  脸上却有许多跳脱,显得不是那么稳重。

  郭嵩阳道:“我有一个朋友想要喝酒,所以想起你来了。”

  “哈哈,我看不是想我,是想我那几坛新酿了吧。”

  郭嵩阳道:“知道还不赶快拿出来,我要接待贵客。”

  “能让眼高于顶的你当成朋友的人,我确实想认识一下。”

  他本来被郭嵩阳拎着,此时不知怎么却从郭嵩阳手中脱开,一闪身来到方不言面前。

  方不言眼神一凝,他竟没看到这人是怎么靠近他的。

  眼见两人即将脸贴脸靠在一起,方不言急急抽身后退,那人却如影随形,始终与方不言保持一拳的距离。

  方不言见始终摆脱不开,突然停住,握起拳头就要打在那人脸上。

  他这一拳虽然随意,却胜在猝不及防,世间已经少有人可以躲过。方不言感觉手上一空,目标已经从他拳头笼罩的范围避开。

  “我只是要看看你,你却想毁我的容,不用这么狠吧。”

  那人轻功造诣显然极深,此时绕着方不言忽上忽下,忽左忽右,身形飘忽不定,几乎连成一串幻影。

  “这次看你怎么打到我。”

  郭嵩阳在一旁坐着,只露出淡淡的笑容。

  郭嵩阳介绍道:“他叫无懈,本是一个江洋大盗,却不喜杀人放火,打家劫舍。只喜好游戏风尘。后来犯到我手里,我见他素无大恶,也就任他而去。”

  “他别的本事没有,唯有轻功和酿的一手好酒,令人难以忘怀。你说要喝酒,我就想到了他。他的小摊飘忽不定,今日在南国,明日或许到了塞外,今日算咱们运气好。”

  无懈道:“你这不是当面揭短吗?我哪里是什么江洋大盗,我是劫富济贫好不好。还有什么叫酿的一手好酒,分明是酿的一手非常非常,天上地上绝无仅有好的酒才对。”

  方不言已经知道无懈是属于“活宝”的性格,他虽讶异此人不见于原著,也知道相比于小说,这里才是一方真正的世界。

  单凭小说寥寥篇幅,又如何将整个世界都勾勒出来。

  别说只有无懈莫名出现,就是再多出许多原著中没有的人物,方不言也不会惊讶。

  眼见无懈还要围着方不言转下去,郭嵩阳道:“别闹了,还不快上酒。”

  无懈可能有什么把柄落到郭嵩阳手中,闻言直接掀开一个箱子,拿出一瓶酒扔给郭嵩阳。

  郭嵩阳接过酒,又“嗯”了一声,无懈则有些不情愿的取出一瓶扔给方不言。

  方不言打开瓶塞,登时周身被一股花香萦绕,花香散尽,这才闻到一股浓郁的酒香。

  方不言忍不住喝了一口,初时味道平淡如水,等咽下去,先是感觉一道如冰雪一样的凉意直充入脑,和郭嵩阳大战一场后的疲倦瞬间消失。接着这种凉意还未消散,五脏六腑就如着火一样,一股滚烫的热流瞬间穿梭于四肢百骸。

  此时方不言头脑清醒无比,身上气血沸腾,暖烘烘的,已经浑然不觉任何凉意。

  方不言不意这酒竟能给人如此奇妙的感觉,刚道了一声好酒,就听到无懈冷哼一声。

  “这可是百花水火酿,我精心细琢三年才成,都还没有喝上几次,就被你们抢了先了,扫兴,真是扫兴。”

  郭嵩阳道:“酒就是给人喝的,若没有懂酒的人去品,你酿的酒又有什么意义?”

  无懈道:“我自己给自己喝不行吗,再说你们懂酒吗?”

  郭嵩阳道:“江湖浪子一半的性命就是酒,你也是江湖人。”

  无懈道:“我早就金盆洗手了,我现在就想扛着我的酒坛,喝遍天下所有美酒。再去取其精华,酿出一坛天底下最好最好的酒。给你说了你也不懂,走了走了,我该赶路了。”

  无懈三下两下将简陋的小酒摊收拾起来,放到一个小车上,如同避瘟神一般,几步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一声“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在远处久久回荡。

  郭嵩阳却不以为忤,反而朝他离去的方向一笑,对方不言道:“我说请你喝酒,还要请你喝好酒。”

  方不言又喝了一大口,道:“真是好酒,这在我看来,已经是天底下最好的酒了。”

  郭嵩阳道:“无懈听到你的话,肯定不会开心,因为在他看来这只是目前最好的酒。”

  方不言道:“真是奇人。”

  郭嵩阳道:“什么奇人,不过是贪心的人。”

  方不言反问道:“谁不贪心?”

  郭嵩阳道:“或许只有仙,佛,死人吧。”

  方不言摇摇头,道:“我看未必,你又不是仙佛,如何知道仙佛没有更大的贪心?”

  郭嵩阳道:“你又不是仙佛,如何知道仙佛有贪心?”

  他两人对视一笑,道:“看来只有死人是没有贪心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