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读看看 > 玄幻奇幻 > 嫡妻贵安:为夫有礼了 > 第一百八十九章:执迷不悟(二更)
嫡妻贵安:为夫有礼了

《嫡妻贵安:为夫有礼了》

下载本书添加书签

第一百八十九章:执迷不悟(二更)

  顾景芜皱着眉头,目光深沉的望着昏睡过去的银杏。

  这个小丫头,刚认她做姐姐的时候,还是那么单纯可爱,脸颊的婴儿肥还没有完全褪去。那个时候,顾景芜总喜欢摸她的头,或者捏捏她肉肉的小脸,看着她乖巧的样子,心里也是高兴的,就好像,真的多了一个妹妹一样。

  银杏对她那么信任,那么依赖,对她无话不谈。当她答应了带着银杏一同归家的时候,银杏那喜不自胜的神情还清晰的印在顾景芜的脑海里。

  一年没见,那个当初莽莽撞撞风风火火的小丫头变得沉默了不少,方才看着她时,也只是沉默的站在纪尧的身后,眼中含着泪水,为她醒来而开心。当她受到纪礼的袭击之时,银杏想也没想,就冲过来护住她。

  这样好的妹妹,顾景芜觉得她真是十分幸运的。

  可是,为何?

  当初苏婶子是她极为在乎的人,苏婶子走了。如今银杏也因为她,而无药可医。为何她在乎的人,都没有美好的结局?像是天意弄人,她总要尝遍了悲欢离合的滋味,才能走出这场梦一般的幻境么?

  她苦笑。

  一个一个都走了。那下一个呢?下一个又会是谁?

  她的目光深深地望着纪尧的脸,若真是如此,她只希望自己不曾在意过这个男人。

  纪礼疯狂的大笑起来,用尽全力的,近乎癫狂的大笑。笑声回荡在空荡荡的山谷之间,显得诡异而凄凉。

  “纪尧,今日,要杀要剐便随你吧。”他嘶吼着。眼睛通红。

  “我说过,我不会杀你。”他虽冷心冷情,对这个世界上的人,除了顾景芜之外便从来没有在意过谁,但心里也是有分寸的。

  纪礼死不得,至少不能是在他手里而死的。

  “你真的想让我就这样人不人鬼不鬼过一辈子?”纪礼怒吼。

  “那是你自己的选择。”纪尧道,对着天空放了一只信号弹,烟花在空中砰地一声炸开,火星飞溅。

  不多会儿,几个黑衣人就赶了过来。纪尧让他们把纪礼和银杏带回去,自己则与顾景芜一同骑马回去。

  他对顾景芜说:“阿芜,你心里一定奇怪,我为何会连自己的庶弟都下得去狠手吧。”他搂着顾景芜的腰身,两人驾马在荒无人烟的小路之上。周围山峦重重叠叠,深秋,草木枯黄,落叶在风中飞舞。

  “纪尧,你只不过是忘记了一些东西罢了。”你只不过是忘记了你自己,忘记了另一个你的回忆。

  纪尧轻声笑了,“你果然懂我的。你说我忘了一些记忆,忘了曾经的你。那以前的我们,又是什么样子的?”

  “纪尧,如果我说,你眼前的一切,包括我,都不是真的,你信么?”顾景芜抓住纪尧放在她腰间的手,问道。

  “我不信。”这一回,纪尧回答得斩钉截铁。

  “既然不信,那为何还要问我,你我的过去?在这里,我是没有过去的人啊。”

  “我只是害怕,哪一天,阿芜突然就走了,我又该去哪里找到你呢?”纪尧的心里已经隐隐有了预感。

  他知道顾景芜待在他的身边并不是单纯的当一个贴身丫鬟。苏婶子临终之前与她的那番对话,苏叔也都悄悄告诉了他的。他只是无法接受,若是这个女子回到了她原本的世界,他们是不是永生永世,便无法再见面了。

  “我们总会相逢的,你要相信。想念一个人久了,就一定会相逢的。”顾景芜回头,对着纪尧莞尔一笑,晶亮的眸子,像是洒了无数的星光,璀璨至极。

  冰凉的唇便贴在了她的唇瓣之上。

  “可是,阿芜,我不想放你走。”

  “不,纪尧,若是我想走,你是拦不住我的。”她要的只是他相信自己的话是真的,亦或者与苏子衿拜堂,一切就可以结束了。心中的苦涩而甜蜜的不舍,记忆,都会瞬间化为云烟。

  “我的一生注定是孤独的。既然如此,倒不如将你留下来,无论以后如何,至少我的身边还有你在。”

  顾景芜心中吃惊不已。纪尧一定是知道了一些东西。他不愿意承认自己所处幻境,只为了执迷地把她留在身边。这是极为危险的。

  “纪尧,你不能这样!”

  “我又怎样?”纪尧的脸上,笑容邪魅而妖冶。

  “纪尧,这里都不是真的,这里只不过是葛老的幻境罢了。你要相信我。我是来救你的。若你执迷不悟地要把我困在这里,我们最后都只能被困死在这里。等到现实的世界里,你的身体支撑不住了,这里便会崩塌了。”

  顾景芜索性挑明了。

  只是没说,一来是担心纪尧以为她是疯子,将她抓起来。二来,她说了,纪尧也不会相信,适得其反。

  可眼下却不同了。纪尧知道的东西远比她想象的多。他心里其实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他只不过不愿意承认罢了。

  纪尧听了她的话之后,却没有多大的反应,仿佛早就知道了一般。

  他说:“阿芜,回去了的那个男人,就不是我了。我只想和我的阿芜在一起啊。”所以,即使是死,也无所谓啊。

  “纪尧,你理智一点。你还是你,等幻境消失了,现实中的你醒来,那些丢失的记忆既然就回来了。我们还是原来的样子。”顾景芜努力劝说着纪尧。

  “阿芜,你惯来喜欢撒谎的。”在这一点上,他不信她的话。他无法保证,等到那个人醒来之后,记忆到底是他,还是另外那个人。

  会是那个人吧,毕竟,幻境也不过是幻境啊。

  “执迷不悟也好,肆意妄为也罢,我只要和阿芜在一起,即使是死。阿芜昏迷的那一年里,我每天都幻想着阿芜会突然醒来,就像是最初见面时那般灵动的模样,笑着,像是天上的仙女下凡一般。可你却那么狠心,直到现在才醒来。”

  纪尧说,“我尝遍了那种苦涩的滋味,便学会了害怕。一想到有一天不得不要和阿芜分别,我就心如刀绞。既然如此,不如就把阿芜困在身边,时刻看着,阿芜就再也不会丢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