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读看看 > 玄幻奇幻 > 此世边缘 > 第四十五章:无缘阁
此世边缘

《此世边缘》

下载本书添加书签

第四十五章:无缘阁

  季梧桐在逆风呆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最后终于在晚饭之前眼冒金星地扶着墙出去了,不得不说,比起查阅这里一些相对比较旧的老资料,看书学习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儿。

  倒不是说他查的东西有多么复杂深奥,只不过在这个圈子里最基础的东西已经很少出现在书面上了,因为那都是常识……

  奈何季梧桐偏偏最缺的就是常识,引导人还不怎么靠谱,从入行到现在基本没怎么教过自己,现在好不容易闲下来了,结果却天天跟姚倩晗混在一起,他也不好意思整天拉着人家一个姑娘东问西问,于是,书到用时方恨少。

  不过他总算是查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心里大概也有点数了,所以季梧桐的心情倒是不错,小安妮的事儿他还是比较想自己解决。

  这么一折腾,慰劳自己的胃这件事就只能暂时放一放了,他现在也提不起兴致去采购,毕竟大部分商场都已经准备打烊了,肯定买不到新鲜的食材,而距离小超市或者菜店之类的地方低价处理快要过期的商品时间还早得很,他也不想晚上再出门折腾一趟,所以简单买了些甜点就回家了。

  这是给白淼淼带的,他自己的晚饭打算吃小鸡炖蘑菇对付一下。

  ……

  白淼淼把最后一块泡芙扔进自己的嘴里,心满意足地揉了揉完全没有鼓起来的肚子,随后将凌厉的目光对准了季梧桐身前的桌面,悠悠地说道:“好香啊~”

  “闭嘴!你不是已经吃饱了吗!”季梧桐哼道,双手环住了自己的食物。

  “唉,真是缺乏同情心的收养人。”

  女孩不住的摇着头,感叹着:“明明自己有小鸡炖蘑菇吃,却只给寄宿在家里的女孩喂食最便宜的甜点,还那么理直气壮。”

  季梧桐一脸严肃:“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会分给你的!要知道为了它我可是花费了十五分钟配制了调味品,而且无论是火候还是完成度都是这几天来的巅峰!”

  “魂淡!一碗泡面你至于说的那么神圣吗!”

  女孩大骂道。

  “你还好意思说我,一碗泡面你都要抢我的!不知道咱们家现在经济危机吗?有本事自己出去赚钱啊!”

  季梧桐寸步不让。

  白淼淼委屈的溢出了泪花:“你凶我,还欺负我不是人……”

  “上次让你成功卖萌,结果我晚上被饿的睡不着觉。”季梧桐淡淡地说道:“这次我不会再上当了。”

  他用筷子夹住了几根面,然后开始在碗里旋转,直到盘在上面的面丝已经变成了几乎鸡腿般的体积,一口吞下。

  “呼!”季梧桐嚎了一嗓子:“舒坦!煮面果然还是要七分熟就好了!配上用海鲜酱油调出来的酱汁简直就是极品!”

  白淼淼酸溜溜地白了他一眼:“成本只有三块钱的东西而已,哼。”

  “愚蠢!”季梧桐摇了摇头,高傲地说道:“用成本最便宜的食材做出最美味的料理才是厨艺的真谛,我那个不靠谱的领导要是有我的泡面手艺,两个月老婆不让回家又有何妨?”

  白淼淼继续低声嘀咕道:“明明只是把泡面变成煮面了而已……切……人家才不想吃……一点都不想吃……”

  季梧桐到底还是心软了,把手中的面碗一推:“喂,只许吃一口啊!”

  白淼淼顿时开心的都快透明了,飞身扑了上去:“就知道季哥哥对我最好了!嗷呜!”

  完了……

  没了……

  的确只有一口而已,但是也架不住这个大龄萝莉瞬间把自己的体型变大了五倍啊。

  唉,还好,至少碗还在。

  季梧桐这么安慰着自己,饿着肚子回卧室爬到床上睡觉了。

  前两天他给白淼淼也准备了一张床,一是知道鬼也可以睡觉之后他不太忍心白淼淼住在自己这儿连张床都没有,二是他实在是不想再睡沙发了。

  所以才导致了资金链断档,这世道,什么玩意儿都是越小越值钱,嗯,胸围不算,贵一点的童装比大人穿的衣服贵了都不止一倍两倍,当时在网上给白淼淼看床时季梧桐差点没气的把显示器吃了。

  总之,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季梧桐就来到了学校,今天是满满的一整天课,晚上还有选修,肯定是没办法去安青家的,毕竟人家虽然比自己大了不少,但也还是个单身妈妈,不合适,所以季梧桐打算明天白天过去。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伊南也回学校了。

  “嘿!”季梧桐一进教室就看见了坐在角落的灵媒同学,兴冲冲地上去打招呼:“回来啦?我还以为你就这么消失了呢!”

  伊南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我不记得我们有很熟,而且我在这里上学,为什么不回来?何况如果病假请太久的话……”

  他看了一眼顶着黑眼圈冲两人招手打招呼的姚倩晗:“会惹到麻烦的。”

  “咱差点没一块挂了,怎么说也算是过命的交情了。”季梧桐特不要脸的拍了拍人家的肩膀:“中午请我吃饭呗!”

  伊南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气的:“你这么不要脸真的合适么?而且我刚才说了,我不记得我们有很熟……”

  啪!

  季梧桐直接就跪了,一把抓住伊南的双手:“大佬!大佬你行行好!我已经两顿饭没吃了!现在身无分文,你要是不帮忙的话我真的会死的!”

  伊南狠狠地甩了一下,没甩开,怒道:“我记得中文系不是有你的朋友么?为什么不找她!”

  季梧桐抬头思考了一下,回答道:“主要是抱着女生的大腿哭穷总觉得会很丢人啊,而且万一赶上她脾气恶劣的时候,容易死。”

  伊南张了张嘴,愣是没说出话来,这厮的无耻程度实在超出了他有限的想象力。

  而就在这会儿,授课老师正好走进了教室……

  小老头进门就看见季梧桐跪在地上捧着伊南的手,整个人貌似抖了一下,随即干咳一声:“那个,现在上课,我们这节课来讨论一下‘同性之间扭曲的超友谊关系对这个社会的影响以及发生背景’……”

  在全班的窃笑声中,伊南面色铁青地一脚将季梧桐踹到了一边。

  不过中午的时候他到底还是被季梧桐死皮赖脸的蹭了顿饭,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叶夕跟姚倩晗也十分巧合的出现了,进来就坐,坐下就吃,毫不拘谨,班长大人还顺便叫服务员添了俩菜。

  “你们这样真的好吗?”

  伊南那张帅脸现在显得特别阴沉。

  季梧桐在旁边吃的稀里哗啦,完全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叶夕优雅的捏起一个小笼包,微笑道:“不过话说回来,伊南同学你的伤势已经不要紧了么?”

  “对啊对啊。”姚倩晗夹了块排骨:“如果还没痊愈的话不用逞强,我这边可以帮你跟主任请假的,你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之一嘛。”

  “不,已经没事了。”伊南摇了摇头:“等等,为什么这么自然的就把话题转移了!还有你这是对救命恩人的态度吗!?”

  “人生得意须尽欢,伊南同学!”季梧桐满嘴食物的揽着伊南肩膀:“如果凡事都太斤斤计较的话会活得很累。”

  “你这个蹭饭的有什么资格说我?”

  “你看,你又计较了,算了,要么这顿饭就当是我请,你一会儿负责结个账就好了,这样总行了吧?”

  伊南的伤确实好了大半,至少已经不影响日常上学什么的了,不过他现在忽然痛恨起来自己为什么不伤的再重一点。

  “对了,季梧桐同学,今晚的花艺选修,你应该是会去的吧?”

  忽然,姚倩晗在一旁冷不丁的说了这么一句。

  季梧桐的汗当时就下来了,他其实已经做好死都不去宁可被扣学分的准备了:“啊?那个,那个,今晚我还有点事儿,可能去不了了……吧?”

  姚倩晗冷笑:“选修课不去的话可是会被开除的哦。”

  “我记得只是会被扣学分吧?”季梧桐虚着眼说道。

  “我爸是校董哦~”

  姚倩晗微微一笑,风淡云轻。

  “我去……”

  “乖!”叶夕摸了摸季梧桐的脑袋。

  伊南看到了这贱人吃瘪,心情总算是好了一点,还笑了笑。

  坏就坏在他笑了笑!

  “对了,伊南同学也一起来吧!”姚倩晗忽然拍手道。

  某帅哥的笑容顿时凝固:“什……”

  “我爸是校董哦~”

  “…”

  晚上实验楼

  一脸苦相的季梧桐和面若寒霜的伊南有气无力地挑拣着各色的花卉……

  “为什么我要跟你们三个一起来这个鬼地方上这种无聊的课?”

  “嘘,闭嘴……谁叫你当初跟我们并肩作战来着,战友情谊牢不可破!”

  “首先我跟你们不是很熟!其次,你确定自己是因为所谓的什么‘战友情谊’才过来的?”

  “毕竟她爸是校董……”

  “嗯……”

  终于,哪怕是相对论的观点在二人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哪怕对他们来说时间过得再怎么漫长,这堂课还是结束了。

  叶夕和姚倩晗手挽手离开了。

  伊南在下课铃响的第一时间转身就走。

  季梧桐也终于松了口气一个人坐上了公交。

  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在到家的两站地前就先下车了。

  这是一个紫金市中罕有的非繁华区,一条有些破的小巷子前。

  季梧桐稍微回忆了一下,随即迈开脚步,在巷子里绕来绕去,大概过了十分钟,终于走到了一家装潢古色古香的店铺前。

  上面还有一牌匾,写着——无缘阁

  左右各一对联。

  上联:无珍不奇满尽凡石莫问钱

  下联:有道是称铁履踏破也无缘

  看看这店名,看看这字句不通的对联,这种店一看就知道不是哪个脑袋抽了的富二代玩文艺造就的,就是那些闲云野鹤的江湖骗子退休之后开的。

  反正季梧桐一直都觉得这家店的老板是个江湖骗子,他也没敲门,直接就推门进去了。

  店里面积不大,一个柜台两个货架,上面摆满了看上去就让人浑身不舒服的各种古怪玩意儿,满是灰尘的大毛笔、好像古唐三彩却是变形金刚造型的艺术品、四五十年前的老款手机、长相猎奇的佛像。

  反正没一个正常的。

  “谁呀这是?”

  一只枯瘦的手慢慢升起,吃力地扒住了看似空无一人的柜台边缘,就这一幕估计就能吓跑大概百分之九十误入到这里的可怜客人了。

  那只手的主人挣扎了半天,总算是站了起来,这人却并不是个枯瘦的老头或者老太太,反而是一个身材精壮的中年男子,但是他那双手,却是三分像人五分像鬼,还有两分像异形。

  季梧桐笑了笑:“好久不见了,赵伯。”

  “呦,这不是梧桐嘛,你得有一年多没来过了吧?”无缘阁的老板兼前台兼业务员兼客服赵岩笑了笑:“这次又是淘到了什么好东西想让我给你估个价啊?事先说好,小本经营,熟归熟,该抽成我还是会抽成的。”

  “这次不是来估价的。”季梧桐扯了扯嘴角,心道你这儿要是稍微装修装修,换点什么古玩奇珍摆在上面,还能差钱了不是?

  不过他倒是没这么说,不是不好意思,而是这话他原来已经跟赵岩说过几十次了,也没见他做什么变动。

  “不是来估价的?”赵岩微微一楞:“你可别告诉我你是来买东西的!我跟你讲,我这儿百分之九十的东西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啥,买了回去容易招灾。”

  季梧桐耸了耸肩:“我想买狗牙、玳瑁壳、朱砂、柚子叶,全要真的。”

  赵岩眨了眨眼:“你小子不玩摸金了,改行驱邪了?”

  “帮一个朋友的忙,我觉得可能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季梧桐答道:“我现在好好上学呢,驱什么邪。”

  赵岩道:“行,你要的东西我这儿都有,而且都是有年头的好东西,不过梧桐啊,朱砂和柚子叶好说,真能起作用的狗牙和玳瑁壳可不便宜啊。总共一千八,你是打算现金还是易物啊?”

  季梧桐翻了个白眼,摇了摇手指。

  “赊账。”

  “出去。”

  第四十五章: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