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读看看 > 玄幻奇幻 > 穿越之俏王妃寻亲记 > 第五百五十一章:慕容隐之死
穿越之俏王妃寻亲记

《穿越之俏王妃寻亲记》

下载本书添加书签

第五百五十一章:慕容隐之死

  “娘亲,娘亲!”两个孩子扑进白幼清怀里大哭不止,“娘亲怎么办?怎么办?刀子扎到姑姑了,姑姑流了好多血,姑姑会死的,姑姑会死的怎么办?”

  “不会不会,”白幼清拥着自己的一双儿女心疼安慰,“乖宝贝们不怕,姑姑不会死的,柳易安叔叔说了,回去会把她医治好的,她不会死的,宝贝们别怕。”

  “真的吗?”听她这么说两个孩子的哭声才渐渐变小。

  “真的,真的,娘亲跟你们保证。”白幼清在他们脸上啄吻几下保证。

  “好。”两兄妹这才止住哭声,委屈巴巴地钻进娘亲怀里。

  “宝贝们,”百里凌恒扛着染血的长剑走了过来,心疼地去抱他们,“宝贝们吓坏了吧?来让四叔看看。”

  “四叔~”两个小可怜从白幼清怀里出来扑进他怀里,含着眼泪撇着嘴,好不可怜。

  百里凌恒摸摸他们的小脑袋柔声安抚,“乖宝,让你们受惊了,以后再也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凌恒,你怎么过来了?他们……”白幼清扭头看去,发现慕容隐的手下全都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完全没了生息。

  百里韫玉在一旁淡定地擦拭着血剑,只剩下慕容隐还在拼死和百里乘骐做些最后的决战。

  “三嫂,三哥说不让我们帮他,他要亲手了结慕容隐。你放心吧,那混蛋的武功跟我三哥比可是差远了,我三哥绝对能完全碾压他。”百里凌恒信心十足道。

  “嗯。”白幼清点点头,紧张地看着他们,省怕百里乘骐受一丁点伤。

  慕容隐此时已经负了伤,嘴角一缕鲜血淌出,招式越来越慢,明显已经处在下风,但却依旧倔强地不肯认输。

  “慕容隐,不杀你我誓不为人。”百里乘骐恨红了眼,这么久了招式都没有一点迟缓,依旧又狠又厉。

  “砰!”两只拳头狠狠击在了一起,慕容隐处于弱势,被他骇人的力道逼得直往后退。

  百里乘骐趁热打铁挥掌再次攻击而去,慕容隐气得双目通红,袖子一甩手中又多出一只飞刀,手腕一翻飞刀朝他激射而去。

  百里乘骐一惊连忙侧身,那飞刀在距离他心脏两厘米的地方飞速划过,半个刀身都扎进了后面的树干里。

  “无耻!”他怒骂,腾空跃起双腿朝他面门俯踢而去。

  慕容隐立马单膝跪地降低位置躲过他的重击,火速从他身下滑到他身后,飞快转身握起一拳直捶向他后心的位置。

  百里乘骐料到了他的招式,落地瞬间身体以不可思议的角度猛地向前俯去,完美躲过了他的拳头。之后身体快速下坠,手掌猛按地面借力弹起,转身几个利落狠快的踢腿雨点般朝他扫去,逼得他连连后退。

  眼见退无可退,慕容隐双臂张开运用轻功腾空而起,化拳为掌朝他重拍而去。百里乘骐不屑闪躲,手掌一转集聚了大半的内力,扬手对准他的手掌迎击过去。

  “砰!”肉掌对碰竟传出了闷响,慕容隐功力微逊,被他这一掌打得几乎站立不稳。

  战斗持续了好一会儿,百里乘骐心中挂牵妻儿不愿再恋战,运用全部功力于双掌,同时朝他拍去,目标竟然是他的肩膀。

  虽然纳闷他为什么不攻击要害,但慕容隐却没有多想的时间,躲无可躲逃无可逃,只得硬着头皮被迫同样聚力于掌,朝他双掌迎击。

  万万没想到,在四掌即将相撞那一刻百里乘骐竟突然收掌,以声东击西之计转而飞起一脚朝他腹部猛踢过去。

  “嗯!”慕容隐双掌被调开难以抵挡,躲闪不及时被他狠狠踢中了腹部。

  狠辣的力气让他五脏六腑撕心裂肺地疼,一股腥甜直冲喉间,“哇”地一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百里乘骐没有丝毫迟钝,又冲过去,集力于掌心用尽气力直击他的心口。

  “砰!”这致命一掌结结实实地打在了慕容隐的胸口,他霎时间五脏俱裂,又一大口鲜血自口中喷出。

  终于,慕容隐再也支撑不住,重重跪在了地上。他的身体遭受到了毁灭性的重创,体力消耗殆尽,完全没了还手的力气。

  百里乘骐停下打斗,愤恨地看着他,“慕容隐,我们终于做个了结了!”

  慕容隐猩红的眼睛怒视着他,满是不甘和仇恨。他不甘心,为什么这么完美的计划他还是输了?他明明胜券在握的!

  他很想站起来继续和他拼杀,但身体已经到达极限,浑身由内而外地震痛。意识越来越薄弱,几秒后,他像座小山一样仰面倒在了地上,逐渐没了气息。

  百里乘骐终于报了大仇,见他倒地身亡心里说不出的痛快。

  结束了,总算结束了,这个给他和清儿制造了无数磨难的罪魁祸首可算死了。以后他和清儿再也不会有任何磨难了,他们终于苦尽甘来了。

  “乘骐!”白幼清飞奔过来扑进他怀里,担忧地检查他的身体,“怎么样?你没事吧?你受没受伤?他没伤到你吧?”

  “没有,没受伤。”百里乘骐拍拍她的背以示安慰,“清儿,慕容隐死了。”

  “死了就死了,死有余辜!”白幼清没有丝毫怜悯,有的只是怨愤和痛心,“我恨死他了,我无法原谅他带给我们那么多磨难,更无法原谅他居然要杀我们的孩子。”

  “乖,结束了,我们以后可以安稳过日子了,再也不会有人打搅我们了,再也不会有困难险阻了。”百里乘骐欣慰地说道。

  “嗯。”白幼清也长舒一口气,理了理他的衣服,牵着他的手往儿女那边走去,“快来,抱抱你的儿子和闺女,两个小家伙吓坏了。”

  “好。”百里乘骐也心疼极了,握着她的手走向百里煦南。

  白幼清正走着,余光瞥到百里乘骐身后的衣袍摆不知什么时候撕破了,一缕碎布正在飘荡。

  她无奈地笑笑,边走边弯腰去抓那条像尾巴一样的衣布,怕被踩到摔了她的夫君。

  突然,她看到地上有一道黑影由远而近迅速放大。她一惊连忙抬头看去,竟发现本已经死去的慕容隐此刻正飞快奔来,满脸骇人的杀意,手掌举起直逼百里乘骐的后心处。

  “啊!”她惊恐尖叫,想也不想猛地从后面紧紧抱住了百里乘骐。

  “砰!”那致命的一掌重重地拍上了白幼清的后背……

  这一瞬间空气好像静止了一样,所有人都被这突变惊得目瞪口呆。

  慕容隐惊愣在原地满面惊恐,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脑子一阵嗡鸣,踉跄着往后猛退几步瘫坐在了地上。

  百里乘骐反应过来怒目圆睁,滔天的恐慌侵入骨髓,撕心裂肺地大喊,“幼清!!”

  那一掌集聚了慕容隐所有的功力,正击中她的后心,她顷刻间仿佛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软软瘫倒而下。

  “幼清!”百里乘骐大吼,瘫到地上紧紧把她搂到怀里。

  “幼清,幼清你怎么样?你别吓我,幼清!”他吓得魂飞魄散,惊慌失措地抚着她的小脸失声痛哭,“你怎么能这样?你为什么要这么傻?幼清,我求求你不要有事。”

  “幼清!”一旁的白萧然等众人也吓破了胆,想要奔过去查看她的伤势。

  “哎。”百里凌恒拦住他们,示意让他们稍安勿躁。

  “乘骐……”白幼清颤抖着手抚上他悲痛的脸庞,虚弱的声音细若蚊蝇,“你知道……我没有足够的体质可以承受他这一掌,我……命即休矣。”

  “不要,不要!”百里乘骐搂紧她失声痛哭,惊恐交加呼天抢地,“求你别这么说,求你别吓我,你不能死,你不会死的,我们好不容易才迎来属于我们的光明,你怎么可以死?求你不要那么残忍,不要死,不要死,不要抛下我。”

  白幼清已是奄奄一息,眼泪顺着太阳穴淌下,躺在他怀里心如刀割,“我也好舍不得你,可是我们……有缘无份,注定不能相守一辈子,此次一别……真的是永远了。”

  “不!你别说了,你别说了,你不会有事的,我抱你回家,我们回家让你哥给你医治,你不会死的,幼清……”百里乘骐恐慌得浑身发抖,紧拥着她痛哭流涕。

  白幼清眼中泪花翻涌,看着他的目光里全是刻骨的柔情和不舍,“没用的乘骐,我这次真的熬不过去了。你答应我,我死后你要……照顾好我们的孩子,照顾好自己,好好活着,孩子们不能没有父亲。”

  “不要……”百里乘骐哭到失声,满面的悲痛欲绝,“求你了幼清,不要对我这么残忍,求你不要有事,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啊?幼清,你要是敢死我就给你陪葬,我说到做到,说到做到!”

  “夫君,我……爱你。”她弱小的声音恍惚传来,语毕后抚在他脸上的手缓缓下垂,重重地砸到了地上,泪湿的眼睛也轻轻闭合。

  百里乘骐肝胆俱裂,不敢去看她已没有生机的脸庞,哀痛欲绝地仰面大喊,“幼清——”

  “幼清……”慕容隐看着这一幕也惊痛交加万念俱灰,疯癫了般厉声哭喊,“幼清!你怎么这么傻?自从遇见你之后我每次的呼吸都是为了你,你怎么能为他去死?你这一死我连活着的理由都没有了啊!幼清!都是我害了你!”

  “幼清!你等等我,我这就来找你,我去找你赎罪,我去给你赔不是,你等等我,你等我!”他说完伸手从怀中掏出一大块破碎掉的玉佩,手掌翻动聚集所有的内力,用力朝自己的心口拍去。

  “砰!”一声闷响传出,他的心脉被这深厚的内力完全震碎,一大口鲜血自口中喷涌而出。

  终于,慕容隐再次倒在了地上,彻底气绝身亡。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