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读看看 > 玄幻奇幻 >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 第452章 怒火攻心?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下载本书添加书签

第452章 怒火攻心?

  “……我知道你怨我娘家不得力,可我爹娘都一大把年纪了,我当姑娘的都没好好伺候他们……”

  絮絮叨叨的,听得关有禄实在忍无可忍,“是,都是我的错。你娘家好,要不你回去待段日子?”

  这话一出,终于成功让赵秋月住嘴。

  她停了,倒是轮到关有禄有话可说,“你再动不动就抹眼泪,我真伺候不起。爱上哪去就去吧。”

  “孩子爹……”

  “闭嘴!我不想在孩子跟前骂人。”

  赵秋月愣愣地看着一脸凶色的男人,飞快抹去脸上泪水,双手往围裙上一擦,低头搓绳子。

  终于老实了!

  关有禄松了口气地同时,瞟了眼炕上睡着的小闺女,再次皱紧眉头。小孩子哪来的心思重,哪来的怒火攻心?

  难怪老三信不过马大夫。

  确实如此,会采草真不一定会看病。

  “睡着”的关小竹沉浸在她的世界,压根没注意屋内的动静。

  重生?

  看似得天独厚。

  但没有强大自信心,真会逼疯人。

  前世今生。

  一幕幕地出现。

  关小竹对比了又对比,实在想不出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明明她什么都没干,唯一就是让她爹避开危险,可也有她大伯顶上,怎么会相差这么大?

  一死五伤。

  更不要说那些轻伤的人数。

  南山脚下是哭声一片。

  可如今呢……

  老天爷耍她。

  到处是笑声,欢天喜地笑声。

  马三憋好好的活着,被抬着下山的人居然能跑能跳那些受伤背下来的人更是一根毛都没掉。

  老天,你让我重新活一世,讲究是为何?

  难道就是让我的不幸来衬托马五丫他们的幸福?难道就是让我的出现改变所有的命运?

  那我该咋办?

  预知的一切全变了,我去哪抓着先机?我又该如今改变我的这一生?

  “爹,她哭了。”小向西不安地挪到关老二身边,“我没打她。”

  “要喊二姐。”

  “二姐哭了。”

  关小兰停下手上的活,扭头凑近一看,“没事,睡着了。”

  关有禄悄声而言,“别动你妹。让她多睡会儿,等天黑了醒来,爹正好带你们去队里吃肉。”

  赵秋月立即抬头看向他,“孩子爹,要不我现在去队里搭把手?这趟你没上山,吃现成的又得有人讲究。”

  关有禄点头。

  去也好,能掌勺给孩子们多打几口肉。

  “我先带儿子过去?”

  关有禄瞥了眼小心翼翼的媳妇,再次点头。果然他娘说的对,欠收拾。“跟好你娘,别跑远了。”

  关向东哥俩欢天喜地高声道好,如今会不惊醒他小闺女?

  等赵秋月娘仨一走,关有禄放下手上的活,站了起来,他看了眼炕上紧闭双眼的小闺女,叹了口气。

  “闺女,去你爷屋里给爹拿些烟叶子。”关有禄打发走大闺女之后,拍了拍小闺女身上被子。

  “爹。”

  听到闺女有气无力的声音,关有禄尽量放软语气。要是四个儿女,他最亏欠的就是这个孩子。

  大女儿是第一胎自然疼了些,等老二一出来又是个丫头,不止他娘,就是他媳妇都满心眼的不高兴。

  可孩子能自己选择?

  紧跟着大儿子出来,这个闺女更是被疏忽彻底,他就多抱一会儿,孩子就高兴得更啥似的。

  “闺女啊,爹往后不会让你去你姥家,咱们就待自个家。爹知道你心里委屈,往后爹会管着你娘。”

  “有事咱就说哈,别啥都憋在心里,万一憋出个好歹可咋正?爹答应你明年开春去上学。”

  关小竹眼泪哗哗直流,“爹”

  “傻闺女。”关有禄一双粗手抹去孩子脸上泪水,“先别跟你娘他们说,到了开学,爹就带你去报名。”

  关小竹扑到他怀里放声大嚎。

  关有禄拍着怀里的孩子,“你说这么点大咋就气性这么大呢,不就是少分点肉嘛,多了也卖不了几个钱。”

  “上,咱们就上学,爹还不信供不起你们几个上学。再过两天爹腿好了就去赚工分,别愁钱。”

  “翻过年咱们爷俩就去报名。我小闺女往后也是文化人。”

  哭了好一会儿,关小竹心情好了很多,瓮声说道,“爹,我会好好上学,往后一定好好孝顺你。”

  “好!爹等着我闺女有出息。”

  外屋的关小兰捧着一包烟叶,愣愣地站了许久……过了片刻,她悄声转过身走到灶前入座小马扎上。

  看着灶膛,关小兰默默地擦去脸上眼泪。

  我也想上学。

  我也想跟元婶一样。

  可咋说得出口。

  哪来的钱?哪来的粮?两头猪还不能出栏,就卖不了钱年底分到的钱,她娘还想起屋子。

  关小兰很是怀疑妹妹压根就是故意在外面晕倒,可偏偏她爹当真,真是会哭的孩子有糖吃?

  她哪里做得不好?

  能干活绝对不偷懒打完粥都尽量打稀的。

  上孝顺爹娘,下护着弟弟妹妹,哪怕妹妹阴阳怪气,也觉得这是亲妹妹。她是大姐,她让着。

  错了吗?

  某时候。

  一个人的改变就那么一刻。也许很快爆发,也许如同种子默默地发芽,缺的就是时间和刺激。

  关有禄自认他不比关有寿差,自认他也是一位好父亲,自认他也能宠着闺女,但他忘了一碗水很难端平。

  而他偏偏就还有一位闺女。

  他是下了决定等腿一好,就去林场当临时工卖苦力,却忘了最是乖巧的孩子,她心有这个家。

  人心伤不起。

  “好了,快躺进被窝睡一会儿,爹干活攒钱给你们上学。”

  “爹,我奶……”

  “放心好了,你奶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你姐大了,你弟还能等两年,爹跟你爷奶好好说说就行。”

  大了?

  我就比妹妹大了三岁不到。

  真要上学,不是应该先我?翻过年我就十二,再不上学就没机会,妹妹才八岁啊,十岁上学都来得及。

  不能这么想的。

  连她都要闹着上学,爹娘还得累死。

  关小兰咬了咬嘴唇,暗暗劝慰自己,吐了口长气,站起了身。对,爹娘养大她不容易,她不能没良心。

  早些搓好麻绳,再去队里领些青麻,就能换不少工分……

  可为啥老想哭?

  明明她不爱哭,也不想哭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